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痴心总裁的妖孽 25梧桐花样的女孩请别忧伤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章节列表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痴心总裁的妖孽 25梧桐花样的女孩请别忧伤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章节列表

发布时间:2020-08-08 16:04:59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程遇见 状态: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程遇见原创小说《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主角是韩弋,张锦之,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门外的张锦之已经失魂地坐到沙发上,心里一直没有平复下来,只要听到夏渴至这个名字,她总会有不安的感觉,原来韩弋一直都未曾放弃寻找夏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在线阅读<<<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免费试读


门外的张锦之已经失魂地坐到沙发上,心里一直没有平复下来,只要听到夏渴至这个名字,她总会有不安的感觉,原来韩弋一直都未曾放弃寻找夏渴至,尽管韩老爷子阻止,但张锦之有预感,他一定会找到她。到那时自己该怎么办?不行!不能让他们再见面。张锦之在心里坚定地决定。

张锦之只是坐了一会儿,抛开所有的不安,换上她惯用的姿态走进韩弋的办公室。

“总经理,这是上海收购案的文件,没问题的话,便可以开始启用。”张锦之完全没了刚刚紧张不安的痕迹,依旧用很温柔大方的语气。

韩弋像没听到她说话似的,盯着一张破旧的泛黄照片看得出神。应该是看过很多遍了。那是唯一与夏渴至有联系的东西——高三时的毕业照片。现在的韩弋表情像极了照片里的夏渴至,一样的阴霾。

张锦之死死地盯着那张照片,十年前,她比不过夏渴至的一盆刺葵,如今活生生的她比不过照片里的夏渴至。真不甘心。张锦之眼里闪过嫉恨的光,只是一瞬。

她请放下文件,便转身离开,她了解韩弋胜过了解自己,韩弋是那么讨厌被打扰。

“订两张上海的机票。”张锦之走到门口,韩弋才开口。

“嗯。”他们一个没有抬头,一个没有回头。说着同一件事,心却差了十万八千里,那么不协调。

“梧桐花又开了。”

夏渴至坐在冰凉的石阶上,望着下落的梧桐花瓣,安安静静地让花瓣迷了她的眼,旋转而下的花絮落在她的肩头,又随风而起,飘去了远方。

武翎羽望着出神的夏渴至,心微微地抽搐了一下,很疼。这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啊?那么安静,那么孤独,她的世界仿佛只有她一个人,自己走不出来,别人也走不进去。第一次武翎羽那么强烈地希望,这个女孩可以幸福,可以不再那么悲伤。

“很多年前,也有一个像你一样可爱的女孩陪我看梧桐花开。”夏渴至捡起一片凋零了的梧桐花瓣,放在手心,“我们约定好,以后要一起看很久很久的。”夏渴至想讲着别人的故事一样漫不经心,毕竟已经过去很久了,她们都变了,也都忘记了。

“然后呢?”武翎羽坐到夏渴至身旁,怔怔的望着夏渴至的侧脸。这是她的故事吧,肯定很悲伤,因为她是这样的忧伤。

“然后,没有然后,我一个人看了好多年。”一句话代替了她们的结局。那个陪我看花开花落的人还好吗?我很想念你,还有对不起,我们回不到过去了,我已经把那十年从我记忆中抹去了,没有你,没有我们一起看过的梧桐花,没有那座奢华的城堡,更没有那个把我从地狱带到天堂又扔回地狱的少年。

武翎羽很想看看转过脸去的夏渴至,想看看她的眼神,是不是像自己想得那样绝望又迷茫。

“很喜欢梧桐花吗?”武翎羽点着脚尖去摘高处的花,却够不着。

“嗯。”夏渴至蹲下身去,捡起地上的花。

“这样就可以啊。”武翎羽也蹲下去捡地上的花,放在手心看了看,微微嘟了嘟嘴,“可惜凋落了。”

“至少曾经灿烂过,凋落是逃不了的宿命。”夏渴至怔怔的说,没有波澜的眼睛像蒙上了灰尘,灰暗灰暗的。明明看着手里的梧桐花,眼里却没有花的倒影。

你也是一朵梧桐花吗?曾经绽放过吗?现在凋零了吗?武翎羽在心里忍不住问。渴至姐真像一朵半凋零的梧桐花,美得凄凉,美得让人心疼。

“为什么会喜欢梧桐花?”

“因为那个陪我看梧桐花的女孩喜欢,看了这么多年,也就喜欢了。”

“以后,我陪你看吧。”武翎羽认真地承诺,她从来没有这么坚决地想做一件事。不想再让这个孤独的女孩一个人了。武翎羽终于知道哥哥为何想守护她,这样的夏渴至不能再悲伤了。

夏渴至回过头,看着这个只见过一次面的女孩,不陌生,不排斥,让夏渴至很安心,又一个温暖的人,像武穆青一样,像太阳一样让人舒服。渴至看得出她很认真,自己也认真道:“好。”然后她笑了,她也笑了,她笑得很轻很淡,她笑得没心没肺。

“我们开个花店吧。”没心没肺的女孩说。

“好。”云淡风轻的女孩说。

“名字就叫梧桐树下吧。”没心没肺的女孩又说。

“好。”云淡风轻的女孩又说。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

作者:程遇见类型:婚恋状态: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程遇见原创小说《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主角是韩弋,张锦之,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门外的张锦之已经失魂地坐到沙发上,心里一直没有平复下来,只要听到夏渴至这个名字,她总会有不安的感觉,原来韩弋一直都未曾放弃寻找夏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