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绝色相公:枯如一夜春风来》绝色相公 第7章 原来是美男 绝色相公:枯如一夜春风来平胸小受文

《绝色相公:枯如一夜春风来》绝色相公 第7章 原来是美男 绝色相公:枯如一夜春风来平胸小受文

发布时间:2020-06-04 08:02:45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伊汐嘉 状态:已完结

《绝色相公:枯如一夜春风来》是伊汐嘉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绝色相公:枯如一夜春风来》精彩章节节选: 总之一波三折,枯等觉得不是老天弄错了记事簿,就一定是打瞌睡被童子们偷了拿去玩儿,可是下一刻锦桃所讲述的,就让枯等的心情发生一百八

>>>《绝色相公:枯如一夜春风来》在线阅读<<<

《绝色相公:枯如一夜春风来免费试读


总之一波三折,枯等觉得不是老天弄错了记事簿,就一定是打瞌睡被童子们偷了拿去玩儿,可是下一刻锦桃所讲述的,就让枯等的心情发生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按锦桃说法,从嫁入林家那日起,关于林家大人,驸马故原君的绯闻就没有少过,什么整日出入妓馆,夜不归宿,风流无比的流言就未曾断过,以至于下人之间都盛传夫人不是,或是房事无能,这些八卦让身为国之宠女的公主赵暮沉很是难堪悲愤,尤其是在听说驸马离家出游月余方才归来,却不入家门接连三夜留宿幽然馆,而且下人传言似是要将里面的头牌ji子带回府中,这位一向优雅著称的公主再也撑不下去了,含恨上吊寻死,也才有了后来枯等的到来。

这些说法,自然是枯等经过梳理修饰之后的想法,之前因为来到陌生异世的那种烦闷与难受,随着锦桃一点点的讲下去而变的不那么深刻起来,纵然锦桃的叙事语句实在干瘪不算动听,但枯等还是听得津津有味,这一段段,比起那什么肥皂无聊电视剧之类来的有意思多了,重点是真实啊,这还比枯等最近常关注的一个小三与正妻帖子来的更扣人心弦,形象代入,没见过那位什么君,但心底已经把他归之为渣男的行列。

看来无论什么时代哪种世界,男人出轨的问题从来都不乏上演,尽管心底枯等还是很鄙夷那种外面彩旗飘飘的男人,却不得不说这位玻璃心的尘阳公主亦是无比的没有魄力,老公在外面包情人,都欺负上门了还只能用最劣质的上吊法,连前戏哭闹都不带往上招呼放弃生命,也是很无能的表现啊。

“那个妓女带回来了吗。”枯等跳出对三个人纷纷鄙夷的态度,满怀期待的询问道。其实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这个情况还是有利的,结了婚罢了反正以后也不打算和谁有什么进展,如今的身份加上老公又是个专找野花的主儿,那么自然许多事情不用应对,首当其冲自然就是房事,哈哈抛开这些来说做个公主,有吃有喝有人伺候还是很不错的。

“妓女。”枯等在纠结着是否该妥协于坐吃等死日子的一生时,一边讲述着种种事件进展的锦桃,却目露疑惑的望向坐在凳子上兀自傻笑模样的公主,似是才想起眼前的自家公主是个什么都不记得的人儿,复又回复那种悲情的神态低声道,“公主,那是男的。”

心情一好食欲也似乎放开,枯等执起桌上勺子打算开始解决有些发凉的米粥,却是被锦桃一句话瞬间惊在当场,那刚握住勺子的手也是动弹不得,她说男的?

“不是幽然馆吗?那里不是妓院。”枯等自觉聪明的都猜出幽然馆一定是那种靡乱的娱乐场所,怎么那不是那里头牌吗?不是应该是女的吗?

锦桃一脸可怜样儿的微垂下颌抬眼看向枯等,也不知是怜悯她的无知还是对这个问题的自觉难受,咬唇踟蹰少许,才缓缓小心回道,“公主,幽然馆是番禹城最大也是唯一的,男妓馆。”

男的、男的枯等脑海里反复开始回荡这灼伤了大脑神经的字眼,嫁人的身子也就算了,就当做个活寡妇也不是不可,可这嫁的人,怎么会是个gay呢?联想起来之前遇见的那经历枯等大受打击,难道说这个世界哦不,什么时代的世界都是如此充满着基情?

“等等。”枯等陡然大喝出声,制止锦桃一脸担忧想要出口的关怀,啪的伸出双手拍打在脸颊两边,揉搓一番扫视房间找到梳妆台的所在,大步走了过去。

因为被一醒来的认知以及锦桃逐步带来的信息所陷入思考,一直忘了探究这副身体是何等的模样,泛黄的铜镜自然不如玻璃镜来的清晰,可是看到里面映出的人脸时枯等还是不免惊呼出声来,这不是这不还是自己的脸嘛!

柳眉弯弯,一样水亮的大眼,琼鼻樱唇,整个一枯等看了二十年讨厌了二十年的样貌嘛,漂亮归漂亮,这一点客观来讲枯等还是承认的,可是从小心底排斥这种女子身子也是本能,更想不通的是听着意思是到了陌生世界,怎么会还是这张脸呢?如果真是在这屋里上吊,基本可以排除身体与佟伽蓝换回本体身穿的可能,那这张脸

或者说,是有些不一样,头发虽然未有绾起,但绝对比枯等原本的长了太多,而且看得出虽长相相同,也还是微有年幼稚嫩的样子,似乎很小,不知是不是枯等错觉,总觉现今这张脸眉眼间都透露着一股柔气,想来这身体原本的主人,或许真如锦桃所言是个优雅温柔之人。

“公主!公主。”婢女锦桃连声叫着,看到自己主子突然大叫一声冲到镜子前,本就有些奇怪,又看见她在望着铜镜出神,更是有些忧心,暗自忖思着是不是该再找个大夫来看看,可是别落下什么后遗症,只是心底默默打定主意再不去寻什么游方郎中,若不是为了公主名声,方才也不至于找那种是生是死也看不出的骗子,锦桃如今,却是以为自家主子是有气儿的,不过是那大夫水平不到却生生说是逝去,害的她一阵担忧险些随后送命而去。

“啊,原来这老公是gay啊。”枯等拍拍脸颊,叹了口气再次闷闷道,扭头望向从开始就脸色纠结不是疑惑就是忧心样儿婢女锦桃,无奈摇头又是一番叹息起身,走向饭桌食物面前打算抛开一切全力下手,其他不谈,面对庞大的信息量安抚胃部以防思索中昏倒,也是很重要的事情。

锦桃不说话了,总觉得自家公主醒来就怪怪的,说的话没几句听得懂;枯等也不说话了,边吃饭边端详着屋内这唯一的美人儿感慨这方水土还真不错,这妮子小脸白皙皙一看就水嫩。就这样两人都未再说话,本就有些空旷的房间瞬间静默下来,直到只剩下枯等手中筷子与碗撞击声阵阵清晰响起,这才让两人都感觉到一丝不怎么正常的怪异,另一种静的不适。

嘭嘭就在枯等踌躇着要不要再问点东西填补下空间的空白,门外却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枯等倒没什么,反而觉得这声音来的还有些及时,瞬间让屋内的气氛不那么奇怪,只是锦桃的表现她看在眼里,却是不自觉的蹙眉,绞着手帕,面色难看,那样子,是在纠结什么?

“锦。”

“公主。”枯等本想喊兀自低头不知道想什么的锦桃开门去,却不料她竟再一次扑通跪下,“公主上方才的事,奴婢未告诉任何人,大夫也是请的游方郎中,请公主降罪。”

哈?枯等本就因为对方动不动下跪厌烦,此时听到她这话,又是不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这是怕担责任,被人秋后算账?与此同时,门外一个女声随着敲门声而起。

“锦桃姐姐在吗。”

“你起来吧,我不怪你。”说起来,这丫头没有告诉别人,恐怕也是出于好心以为可以救活,不愿让主子因为此事蒙羞吧,枯等作为旁观者,内心里对于这件事也还不是鄙夷的?何况身为一国公主,怎么着也算个公众人物,茶余饭后被人强烈的谈论起这等私事,怎么都不光彩吧。

锦桃听到这话,长舒口气低头退向门口,这才转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枯等张望着也没看见什么,大概好像是那丫头与门外那个说起话来,自觉身为外来者,枯等还是不大想把自己暴露在人前,信息量没能完全掌握,出去被人看穿怎么办,枯等心底还是明白,不是每个人都能相信自个吓唬人的鬼神说的。

“公主。”不消片刻,锦桃便走了回来,只是看起来脸色比出去前还要差,枯等有些不善的预感,果然,“公主,大人回来了。”锦桃低头很轻声的说道,似乎生怕坐在凳子上的枯等生气一般,“大人还还把那ji子,一并带了回来。”

绿荫成排,流水淙淙,偶尔遇见垒高的碎石处,也颇有些微型石山的缩影,所有的环境看起来都极为天然,枯等很惬意的望着一路风景,顿觉相较之下果然没有工业污染的年代,真是清新可爱。

领路在前的,是那个方才敲门的婢女,而从醒来枯等唯一接触过的锦桃,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

“锦桃,你今年多大了。”见到这个传话的小婢女的时候,枯等还是有些不满的,却并非说着婢女如何如何,只是单纯的觉得这年代似乎又是一个封建奴隶制类型,不满的也只是这些而已;前头那小丫头喊锦桃姐姐,实际上锦桃看起来也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这么算起来,那丫头更要小些,以防万一,枯等还是先问了身边的锦桃。

锦桃是知道自家公主的事情的,所以也没有隐瞒很恭敬的回答,只是看样子这婢女维护主子的心思很是强大,尾音都用上了些许的慨叹,“回公主,奴婢今年十七了,十岁选入公主身侧随侍。”

听听,这话说的,就算别人听到什么,也只是觉得主仆两人感慨时间飞逝罢了,枯等自然理解锦桃的意思,暗自肯定这丫头除了哭还是很聪明的,扭头对她笑笑,配合出声,“七年了啊。”

枯等心底里现代新人类的色彩还是有些影响,在赞许锦桃的聪明之余,顺带也将那未曾蒙面的皇帝‘老爹’鄙视一下下,也不知道改革一下,前面那婢女放现代根本就是未成年,完全就是雇佣童工嘛。

不过枯等骂归骂,也只是心里说说罢了,大多数时候她是一个挺自私的人,虽然本性具有小强般顽强的生命力,但是一想所学习的历史类那些名留青史的伟

绝色相公:枯如一夜春风来

绝色相公:枯如一夜春风来

作者:伊汐嘉类型:穿越状态:连载中

《绝色相公:枯如一夜春风来》是伊汐嘉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绝色相公:枯如一夜春风来》精彩章节节选: 总之一波三折,枯等觉得不是老天弄错了记事簿,就一定是打瞌睡被童子们偷了拿去玩儿,可是下一刻锦桃所讲述的,就让枯等的心情发生一百八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