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彼岸花人形馆》彼岸花御魂 总攻 彼岸花人形馆君臣文

彼岸花人形馆

现代言情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彼岸花人形馆》是离正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陈离,米歇尔,书中主要讲述了: 晃晃悠悠的,陈离又走到彼岸花人形馆的门口

|更新:2021-02-01 10:01:3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彼岸花人形馆》是离正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陈离,米歇尔,书中主要讲述了: 晃晃悠悠的,陈离又走到彼岸花人形馆的门口

《彼岸花人形馆》免费试读

晃晃悠悠的,陈离又走到彼岸花人形馆的门口

花季早已过去,昔日熙熙攘攘的彼岸花已枯萎,只留下光秃秃的花茎,跟蒙上灰尘的绿叶。往日被红色花朵掩盖的黄褐色土地,如今像丑陋的伤疤一般,暴露在人们眼前

站在门前,伸手想握把手,却在上方停留着,没有了动作

想进去,但是不知道用什么理由

正在踌躇着,眼前的门突然打开

又是一阵熟悉又莫名的香气,从门内传出,瞬间将陈离包裹。大脑开始变得昏沉

微微皱了皱眉,努力让自己昏沉的脑袋清醒

这味道,怎么好像比以前浓了很多?才闻了一点点,整个人就晕乎乎的了。陈离心想;抬起头,便撞进了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如同漩涡般,将人吸引

摇了摇头,拉回出窍的思绪;陈离有些许无奈,这女人,还是跟妖精一样

“陈先生,好久不见。”低沉魅惑的声音响起,如同催眠曲般触动着旁人的神经

忍住想走的冲动,陈离干笑着,看着眼前的女人:“好久不见,米歇尔。”

倚着门框,米歇尔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与上次来的时候不同,先前的男人虽然眉眼满满的疲惫,但一身气度丝毫没有减弱。如今他头发凌乱,眼窝深陷,眼神飘忽,时不时透出惊恐与慌乱;衣服像是拧过的毛巾一样,皱巴巴的挂在身上,上面满是污渍,昔日的气度被颓废吞噬殆尽。双手怀抱在胸前,搂着从自己店带出去的人偶。相比男人,他怀中的人偶却是干净异常,就连衣服都没有一丝多余的褶皱,虽然被抱出来,小脸上依然没有一丁点的脏污

男人的双手突然有了动作,只见他伸手小心翼翼的弹了弹人偶的衣服,像是在将那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弹走,随后又轻轻拉了一下衣服,让它更加平整的贴服在人偶的小身子上

做完了一系列的动作后,男人复又将双手怀抱,如抱着珍宝般,将人偶贴在胸前

眨了眨如猫的双眼,米歇尔直起搭在门框的上半身,开口邀请男子入内“既然来了,就进去休息一下吧。”

“···好。”

尾随米歇尔进入店中,陈离已经没有第一次来的那种不适,笔直的走过一排排展柜,来到小店深处的小桌旁

依旧是那张桌子,依旧是一杯冉冉冒着热气的咖啡

坐在椅子上,陈离将手中的人偶放在腿上,伸手拿起桌上的咖啡,两手包着杯壁,汲取咖啡的温热

对面的米歇尔轻啜手中咖啡,静静的看着他的动作

有些许局促,陈离将手中的咖啡放下,又将人偶抱在怀中

“你好像很喜欢这尊人偶。”拿着杯子,米歇尔轻柔开口;低沉的声音带着女性的柔美,诡异却魅惑

“它叫彼岸花,因为它的衣服跟彼岸花的颜色一样,所以就取了这个名字。”收紧手臂,陈离答道

“是么,很适合她的名字。”

“谢···谢谢。”

红唇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米歇尔摇了摇头,伸手将黏在脸颊的头发勾到耳后,半睁的眸子盯着陈离:“那么,你这次过来,有什么想问我的么。”

张了张嘴,陈离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便低头佯装整理彼岸花的头发

“或者说,你遇到了什么问题,想找我倾诉?”米歇尔换了个姿势,手托着脸,眸子依旧停留在陈离身上,只是黝黑的眼眸没有任何的倒影

在米歇尔的注视下,一切的假装土崩瓦解,陈离颓然的摊在椅子上,仰头,抬手压着眼睛,闷闷的将自己离开人形馆后发生的事情一一说出。在讲到自己撞见前妻与好友甜蜜的场景,大受刺激之下发出的诅咒,跟他们的下场时,他高大的身躯微微颤抖,语调也变得不稳

米歇尔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安静的听着

好不容易将所有事情都讲完,陈离觉得自己要虚脱了

在心中挤压多时的大石,在如同山洪暴发般的倾诉中粉碎。所有惊恐与慌乱充斥着四肢百骸,挤压着变得敏感的神经。在巨大的压力下,陈离竟然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只能张大着嘴,像缺氧的鱼一样呼吸

不知道过了多久,米歇尔低沉的声音响起:“你是说,你的诅咒应验了?”

那低沉魅惑的声音如同一个开关,米歇尔话音刚落,前一秒还动弹不得的男人立刻像鱼一样挺了起来,满是血丝的眼睛大睁:“难道不是么,我诅咒他们不能相见,结果他们真的不能见面;这不是我的诅咒应验了是什么。”

托着脸颊的手放下,拿起桌上的咖啡;米歇尔没有说话,只是小口小口的喝着冷掉了的咖啡

见米歇尔没有回答,陈离觉得心脏又被一块巨大的石头挤压着,快要到达爆炸的边缘

双手猛的一拍桌子,杯子被巨大的震动撞翻,深色的液体顺着桌沿四处流动,然后被一块雪白的桌布吸收

随手将桌布一放,黑眸盯着对面失控的男人

无处发泄的抑郁冲击着神经,最终通过双手发泄出来

对先前的鲁莽行为感到抱歉,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陈离双手狠狠的拉扯自己的头发;面容扭曲。破碎的话语断断续续的从口中传出:“不是诅咒是什么,不然他们怎么会有这种下场······不是诅咒,那告诉我到底是什么······”

叹了口气,米歇尔将杯子放回,缓缓开口:“中国有句老话,你应该听过。”

抬起头,陈离通红的眼睛望着妩媚的女人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这句话跟我有什么关系。”放下手,陈离有些许疑惑

“这句话不是说你,是说你前妻;世上每一件事都不可能永远不被人得知,你前妻他们对你的背叛,即使他们不说,你不说,总会有人知晓。你前妻被家人软禁,你朋友被上司免职;他们名声变得狼藉,前途毁灭,都是他们对你的背叛造成的后果,跟你的诅咒无关。只是他们的下场刚好跟你的诅咒一样而已。

你的诅咒,有一半是受我跟你说的彼岸花的传说影响,一半是因为你撞见他们在一起,受了刺激。这种情绪失控下的诅咒,根本不会对他们造成任何改变;知道么,你的语言没有那么大的能力,能决定他们的未来。

他们的未来,是他们自己亲手造成的;跟你无关。就算是悔恨,伤心,也应该是他们,不是你。明白吗?

而你的梦,也只是受你那个诅咒的影响。它不是预言,只是一个噩梦而已。只是你执念太深,它由一个噩梦,变成了你的心魔。”

望着对面狼狈的男人,米歇尔一字一句的说到

陈离只觉得自己脑中一片混乱,所有东西都搅成一团,寻不到踪迹

木然的站起身,抱着人偶,一句话也没有说,陈离就离开了人偶店

拉开门,刚踏出一步的时候,身后的米歇尔再次开口:“下次再见面时,希望你已经战胜了你的心魔。”

僵硬的点了点头,陈离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

如同一缕游魂,陈离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行走着;狼狈的模样使得经过的路人频频侧目

米歇尔说,他们的下场是是他们自作自受,不是因为自己的诅咒

那是他们自作自受

自作自受···不能相见···毁了···不能相见···彼岸花的传说···花开··不见叶,见叶···不开花···

···

痛苦的蹲下身,紧紧抱着怀中的人偶;陈离不顾身处热闹喧嚣的大街上,如同野兽般发出嘶吼

路人纷纷停下,立在原地看着地上狼狈的男人,一时之间,议论纷纷,声音像一根根尖刺,直刺耳膜

猛地站起来,朝前跑去;将受惊的众人扔在身后

就这样,陈离一路跑回住处;用力的关上门,不理会被巨响惊起的邻居。被震下的相框砸在地板上,沉闷的撞击与尖锐的玻璃破碎的声音相互缠绕,刺激着陈离的大脑

抬起头,陈离望着被撞下来的相框

玻璃破碎,里面装裱的相片也被甩了出来;上面一双璧人甜蜜的微笑,满脸幸福

眼神定格在那甜蜜的微笑中,往日的甜蜜再次涌上心头;那些幸福的画面,甜蜜的语言,甚至欢爱后的温馨,全部都如影片一般在眼前划过,张张如刀,切割着自己的眼球,凌迟着自己的灵魂

不可抑制的发出呜咽的声音,陈离的眼泪大滴大滴的滚落,带着对往日的怀念,还有一丝丝的悔恨

转头望着怀中的人偶,只觉得它的表情也带着嘲讽,一双黑葡萄一样的眼睛盯着自己,带着冰冷的嘲笑与不屑

惊惶的一甩手,人偶成直线飞出去,摔倒在沙发上,变得凌乱不堪

靠着墙壁滑下,双手瘫在身侧,陈离眼眶中早已没有泪水,眼神呆滞的望着前方,口中呢喃:“彼岸花···哈···,我的诅咒果然应验了,不然她们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一定是我的诅咒的作用,惩罚了那对Jian夫***对,一定是这样·····”

呢喃着,眼前闪过那猩红硕大的彼岸花,前妻那血淋淋的头颅出现在花中,长着嘴,发出尖锐刺耳的尖叫声,眼眶空洞,血泪从眼眶溢出,顺着脸流下,浇灌着鲜红的花朵

“啊!!!!!”陈离惊声尖叫,双手捂着耳朵,闭上眼睛,脸色扭曲“不要找我,是你们害的,如果不是你们太过分,我也不会诅咒你们,别过来,不要过来!”

······

沙发上的人偶,眼中透着诡异的光芒,冷冷的望着缩在墙角惊慌失措的男人

《彼岸花人形馆》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