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无限迷案》林中迷案 YD 无限迷案GAY吧

无限迷案

现代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无限迷案》是糖果人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水水,梅森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龙面具杀人计划》第十九章:死亡约会作者:渴望镣

|更新:2021-01-29 05:03:0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无限迷案》是糖果人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水水,梅森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龙面具杀人计划》第十九章:死亡约会作者:渴望镣

《无限迷案》免费试读

《龙面具杀人计划》第十九章:死亡约会作者:渴望镣铐的A先生

见过卫菲的人都说,她是个混血儿,那火辣的身段,勾人的眼神,基本完爆一大众二三流女明星。

如果说这种女孩出现在大城市,一点儿都不奇怪,可她偏偏妖娆在了一个鸟不拉屎的小乡镇。

听说她母亲年轻时是个****生下她后就将她抛弃在山间一座庙里。对于她的父亲,有人说是个俄罗斯人,有人说是美国人,也有人说是个印度人。

就在卫菲被遗弃的那个冰天雪地的日子,一对无法生养的善良夫妇去庙里烧香求子,捡到了襁褓中的卫菲。他们收养了她,对她视如己出。

人们很快发现,这个可怜的小女孩不仅长相出众,而且天质聪颖,做什么事都拔尖儿。成绩优异、颜值巨高的她一度成为上帝的宠儿,老师眼中的佼佼者,众男生暗恋的对象。

有人将她的照片上传到了网上,称最美乡村女高中生。结果引来大量网民的点击和关注,更有诸多公子哥儿追到了她的学校门口。

而她却独独恋上了H市的一名实习警察。他是她的一道曙光,相见之时整个生命就被照亮了。

那道曙光就是一个名叫唐一冰的白马王子。

两人就这么相亲相爱了。他们也并没有被城市与乡村的遥远距离所阻隔,每个周末,他们都会秘密见面。

只可惜老天爷并没有预祝天下所有有情人皆成眷属。

由于两人的身份家世太过悬殊,卫菲注定跟这个出身公检法世家的优秀男孩无缘,在男方父母的强烈干预下,她终于被无情抛弃了。

卫菲的人生从此千疮百孔。

谁都不知道,卫菲心中其实有个天大的秘密,没人知道她内心的秘密,因为无法说出来,说出来只会被认为是疯子。

拥有一个***母亲已经够悲惨的了,可是她的秘密比这个还要可怕一百倍。她不能跟任何人分享,包括他的白马王子。

她逃课,抽烟,彻夜不归,没有考上大学,也性情大变,在一群水性杨花的同学诱导下,成了一个失足少女。真不愧是***生的,卫菲勾引起男人来真不比她母亲差。这不,在同学方朵儿的召集下,卫菲和其他四个高中同学都来到了青灵镇茧站打工。

打工?笑话!

她们愿意到又脏又苦的茧站靠劳力赚钱才怪。还不是看上了茧站副站长梅森林,这个梅森林,为人相当地风流倜傥,家中的丝绸生意也做得风生水起,在青灵镇算得上一富二代。

蔡小雪,黄佳,谢静,夏爱丽,卫菲,方朵儿,这六个混过风月场的女孩都有各自独特的称谓。前五个人合称为“白毛浮绿水”,因为她们的“艺名”就叫白白,毛毛,浮浮,绿绿,水水。而方朵儿叫做红红,与其他姐妹属于另一个编组,“红掌拨清波”。

“这群鹅”约了一场比赛,谁能干掉李芙蓉,抢走梅森林,谁就是御姐老大!

李芙蓉,青灵镇镇长的女儿,梅森林的现任女朋友。为人嚣张跋扈,整一个得理不饶人的“我爸是李缸”,事实上,她老爸确实叫李缸,司马光砸缸的缸。

这女人在茧站随便挂了个技术员的职,领着工资人却连脸都懒得露。这茧站本就是个忙时无休,闲时无事的地方。一年到头也不过Chun蚕、夏末初秋蚕、深秋蚕三季,每季收茧短短二十来天,她李芙蓉偶尔去一趟茧站也就罢了,还嫌食堂师傅烧得饭菜不好吃而破口大骂。

方朵儿,作为食堂师傅的女儿,她怎么忍得下这口气,苦思对策之后,终于召集同伙进行一场夺爱大战。

而对于那些在贫瘠的土地上生长,在凛冽的西北风摧残下开花的农村女孩来说,找到一个阳光暖房尤其重要!24岁了,是到了愁嫁的年龄了。

2012年11月11日18:09--20:21

卫菲(以下称水水)懒洋洋地伸手捞过手机。昨夜加了个通宵的班,腰酸背疼。

暮秋的蚕豆雨从天上撒下来,犹如战鼓般击打着头顶的黑瓦,那声音自早上起就淹没了茧站这一片独有的嘈杂。女工宿舍里却异常静默。

水水打开短信,惊喜地发现有梅森林发来的短信。

“亲爱的水水,我想我已经爱上你了,今晚请来龙珠山锯木厂好吗?我一定要见你。记住时间:11月11日20:21,这个时间有重大意义,请提前10分钟到达!世界末日前的光棍节,让我们在一起。森林哥。”

哈哈,今天原来是光棍节!森林哥,他终于约我了。

水水拨了个回电过去,想确认一下。不过无人接听。然后手机提醒她有个语音电话,对方是梅森林的声音。

“你一定要来哦,风雨无阻,我等你!”

水水微微一笑,应该没问题的,梅森林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她疲惫的身躯立即像充足了气的气球向上飘浮起来。

(只是她不会想到,气球一旦爆炸,就会粉身碎骨。)

她收拾洗漱用品去澡堂洗了个冷水澡。她向来喜欢洗冷水澡,那样健康,无损容颜。

洗去铅华,洗去尘土。假如人生的污点也能洗去,该有多好?

一冰,我们从此真的相忘于江湖了吗?水水抚摸着自己水润白皙的身体,泪流满面。

可是,爱情是我们这种人所能奢望的吗?现实的残酷早就教会我必须利用青Chun美貌去换取最大的利益!

将近一个小时后,水水回到宿舍,又花了半个多钟头精心化妆,然后对着镜子,扭了扭水蛇似的的纤腰,信心满满地说,有钱有势的李芙蓉,娇媚可人的方红红,性感十足的蔡白白,白静文雅的黄毛毛,有艺术气质的谢浮浮,时尚靓丽的夏绿绿,今晚过后,你们都OUT了!

水水披上红色雨衣,蹬上高筒套鞋,因为外边的雨势几个时辰以来根本就没有动摇过,依然是雷电交加,山崩地裂的势头。

水水想去见王森林的决心也丝毫都没有动摇。

(其实,她却不知道,自己正在迈向地狱。)

森林哥说时间很重要,说不定给会我个惊喜呢。现在是19:45分,要20:10分到达的话还早了点。平常从茧站快步去河对岸的锯木厂一般不会超过15分钟。不过,水水已经等不及了,而且像今天这么恶劣的天气,或许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也说不定,早点出发总不会错。

下楼梯后,值夜班的技术员凌村迎上来,眼神中闪出一种特别亮的光。

“卫菲,雨下那么大,你去哪儿?”

看得出他神情十分关切,她想,如果没有梅森林,其实这个做事认真、细心体贴的清秀男孩也是不错的选择。

水水朝他嫣然一笑,挤眉弄眼地说了声“保密”。然后也不理会他径自走了。

凌村望着她的背影呆呆地出神,叹道,我怎样才能让她注意到我呢!

(这个凌村,怎么就没有拦住她不去死呢?)

水水走出茧站西大门,外边的世界正天昏地暗中,雨雾以横扫千军之势席卷大地。

她觉得刺激极了!

天很寒冷,毕竟是深秋了,狂风呼啸阵阵,水水感觉自己简直寸步难行,她不自觉地裹紧红色雨衣。

浑黄翻腾着的青灵河水横在眼前,这河其实不宽,平常快步走过石桥也不过十几秒钟工夫。不过石桥没有护栏,只是一条由青石板铺成的小路。而此时暴涨的河水竟然已经漫过桥身。

黑夜中,水水望着从上游奔腾而来的河水,翻过石桥倾泻而下,由于几米落差形成一道激越的飞瀑,在水潭中盘旋几圈后,直向下游冲去。

她的心跳得厉害。

在这样的深秋暴雨夜,要走过一条被湍急河流冲击的、没有护栏的、仅两米多宽的小桥,这是一件多么疯狂的事啊!

怎么办?回去吗?

这是唯一一条通向锯木厂的道路。当然翻山越岭走夜路一个多小时也是可以到的。不过,她是正常人,正常的逻辑是她只能从这里蹚过河去。

不,森林哥说“风雨无阻”,如果他去了而我没有去,那么可能我会失去这次改变命运的机会。

(放弃吧!放弃就给你活路!)

水水小心地拿出用塑料袋包好地手机,回发了条短信过去:森林哥,你在哪儿?雨这么大要不要改天见面?

很快一条短信回过来:我已经到了,水水,你快来吧!等你。

水水笑了。

她把手机开到手电筒功能照亮,在泥泞地里找到一根树枝,拿它在河水里探了探,还好,目前桥面上水深不足半尺。这个深度平时溪水里玩得多了,小心点应该没事的。她可以安全过去。可是有个问题,假如大雨一直不停歇,还是这么滂沱恣肆,那么今晚上甚至明天她都休想回来了好吧。

那样不更好吗?她和森林哥可以双宿双栖,听风听雨,酣畅淋漓,放肆地享受两人世界,绝不会有人打扰。

疯狂,尽情地疯狂吧,再不疯狂就老了!

(脑残!)

她没有再犹豫,卯足了劲儿几乎是一口气腾腾腾跑过河去,水花溅在她黑色的高筒雨靴上,她丝毫没有感觉。

昏黄路灯照射下的锯木厂,轮廓模糊,此刻已成为整片黑暗山脊背景下的焦点。在水水的眼里,那就是森林哥的缩影。她穿破雨幕,寻着稻田间的泥水路,头也不回地朝不远处的锯木厂奔去。

可是好像有什么气味不对,尽管大雨如注,却依然冲不净丝丝不安气息。

天上猛一个闪电,如树枝般倒插下来。

亮光如昼。

水水吓了一

《无限迷案》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