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望夫成虫》草地贪夜蛾成虫图片 御姐 望夫成虫强攻

望夫成虫

现代言情连载中

经典小说《望夫成虫》由今梦.QD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先生,樊世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夫人,你这是要干什么,王先生只会医病救人,麒儿

|更新:2021-01-14 20:02:0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望夫成虫》由今梦.QD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先生,樊世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夫人,你这是要干什么,王先生只会医病救人,麒儿

《望夫成虫》免费试读

“夫人,你这是要干什么,王先生只会医病救人,麒儿已经……”樊泥路说到这里的时候,哽咽的无法言语,他强忍悲痛,说:

“麒儿已经没了,就算王先生医术再高明都不能救活他,我到是希望用我这条老命换回麒儿的命,可是世上是没有以命换命的医术的。”

“老爷,你要节哀。”周氏边流泪,边上来用手捋着樊泥路的胸口。周氏是个温柔体贴的女人,相比秦氏的雷厉风行,周氏就像李商隐的诗,柔而漫。

秦氏一脸威严,眼神出奇的冷静,米脂觉得她是一个很刚毅的人,她比樊泥路还要来得坚强,真不愧是大宅门女一号,米脂心下已经对秦氏暗暗感佩起来。

“长生,你还愣在地下干嘛,还不快去把王先生叫来?”

“大夫人,这,老爷……”长生把脸转向樊泥路,从种种迹象看来老爷的头脑要比大夫人来清醒,大夫人已经被大少爷的离世弄得神情恍惚,头脑不清。

樊泥路缓缓舒出一口气,转向秦氏,说:

“夫人我知道要你接受麒儿的死很难,但是——,但是你这样折磨自己又何必呢?你真的糊涂了夫人,麒儿已经死了。他都舍得扔下我们走,我们难道还要为他急坏了身子吗?夫人,你真的糊涂了呀。”樊泥路说到这里已经泪流满面。

“老爷,糊涂的人是你,不是我。”秦氏朝底下的佣人挥了一下手,说:

“你们先退下。”

佣人们一个个躬身弯腰倒走着退了出去,看到这些人都是毕恭毕敬倒退出去的,米脂想,到底是封建社会的大家族,很有气派啊。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米脂家里也有佣人,但是绝对不会像这里这样在主子面前毕恭毕敬,米脂有点享受在大家族当主子的快感来。

就在米脂得意的时候,身旁的周氏拉了一下她的衣角,米脂“嗯”了一句,狐疑的看向周氏,周氏小声道:

“咱们也走吧,大夫人和老爷有事相商。”

米脂看了一眼坐在太师椅上的秦氏和樊泥路,正准备跟周氏一起出去,却被秦氏叫住了:

“你们两个留下。”

周氏是一个很知趣的人,虽然樊泥路现在大多数时间都在她屋里睡,但是每当大夫人找樊泥路商量事情,或者樊泥路找大夫人做决定的时候,周氏都会乖乖走开。不过今天大夫人破天荒第一次让她夹在自己和樊泥路中间说体己话。

“是的,大夫人。”周氏对秦氏很尊敬,秦氏伸手指了下边上两把靠椅说:

“坐吧。”

周氏拉了米脂一起在靠椅上坐定。

刚一落座,秦氏就长舒一口气,眼眶里的泪哗的一下流了下来,原来刚才她是在硬撑,其实她心里不知道有多难受。

米脂被秦氏感动,心想,樊世麒不是她亲生的,她都伤心成这样,可见这是一个心肠不错的女人。

“米脂,我先问你,你是什么时候发现麒儿已死?”秦氏擦干眼角的泪,用力抿了下嘴唇,又恢复了刚才的威严,她目光如炬,凛然不可侵犯,当她流泪的时候是一个痛失爱子的哀伤的母亲,当她质问米脂的时候又是一个从容智慧的女人,米脂有点被秦氏折服。

“我是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大少爷僵卧在床上的。”

秦氏点了下头,继续用坚定的口吻问米脂:

“你发现大少爷僵卧在床上的时候,他是不是一点气息都没有了?”

米脂回忆了一下,说:

“我一开始朦朦胧胧的什么都不知道,当我摸到大少爷的脸时觉得冰冰的,我觉得奇怪,就用手放在大少爷的鼻子底下试了试气息,大少爷已经一点气息都没有了。”

“嗯。”秦氏又点了点头。她看着米脂身上还穿着喜服,就说:

“等下把衣服换了,你的孝服正央人赶制呢。”

“是的,大夫人。”米脂见周氏对秦氏恭恭敬敬,想入乡随俗,这里又不是二十一世纪,还是礼貌一点比较好,所以当秦氏叫她把喜服换去的时候老老实实答应了人家。

“你应该叫我婆婆,怎么叫我大夫人?”秦氏生硬的话语让米脂觉得怎么有点刺耳,再看她的脸,耷拉下的嘴角以及斜长的眼梢证明秦氏对米脂叫她大夫人觉得不满。

“是的,妈。”话一出口米脂立即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怎么又叫错了,这里不是二十一世纪,不流行叫妈,得叫婆婆。

秦氏明显露出不快的神色,用眼轻轻朝米脂瞥去。

“新少NaiNai还没有适应呢,以后慢慢适应吧,我听说新少NaiNai在家的时候就管她大娘叫妈。”周氏真是个好人,居然来替米脂解围,米脂朝她看了一眼,周氏对她友好的轻点了下头,从此周氏成了米脂在樊府最贴心的人。

“既然米脂说早起就发现麒儿没了气息,看来麒儿在昨天夜里就已经……”樊泥路又哽咽了。

秦氏尽管眼圈红红的,眼皮里包着泪,不过却没有流下来,她继续问米脂:

“听下人说大少爷身上穿的还是昨天的喜服,难道你没有服侍大少爷更衣?”

对呀,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米脂现在脑子里怎么一笔糊涂账。她只记得牵着樊世麒的红绸进了洞房,到了洞房两人在喜婆的服侍下喝了合卺酒,接着喜婆退出洞房,樊世麒用秤杆挑去她的红盖头。然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咦,奇怪,以后发生的事情怎么一点记忆都没有,像被人洗过脑似的。

秦氏见米脂坐在那里抓耳挠腮,一脸茫然,秦氏带着不解的神情朝边上的樊泥路看去,樊泥路也是一脸愕然。新娶的这个媳妇,怎么一问三不知,回答一个问题要考虑这么久吗?

“问你如何服侍大少爷更衣的,有这么难回答吗?”秦氏的口吻很生硬,她对米脂此时的表现觉得怪异。

“我……,我,我不记得了。”米脂茫茫然的看向秦氏和樊泥路。

“不记得了?”秦氏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笑,说:

“你怎么会不记得呢?”

“我真的不记得了,哎呀,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我只记得大少爷挑开我的红盖头,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望夫成虫》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