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清宵夜放花千树》春风一夜花千树 cj 清宵夜放花千树男妃文

清宵夜放花千树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清宵夜放花千树》的小说,是作者入千雪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彼时真的不该把路遥谴走,山林中杀出来一伙刺客,将我二人困在原地动弹不得。路千夜与他们纠缠了好久,浑身是伤昏了过去。 “你如今在长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21 21:26:5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清宵夜放花千树》的小说,是作者入千雪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彼时真的不该把路遥谴走,山林中杀出来一伙刺客,将我二人困在原地动弹不得。路千夜与他们纠缠了好久,浑身是伤昏了过去。 “你如今在长

《清宵夜放花千树》免费试读

彼时真的不该把路遥谴走,山林中杀出来一伙刺客,将我二人困在原地动弹不得。路千夜与他们纠缠了好久,浑身是伤昏了过去。

“你如今在长京城落了个潇洒名声,说跟我退婚一丝难过也没有,原来已经找好了下家。”李瑞从那伙刺客中走出来时,高高在上,面目丑恶,“我以为你或许是要嫁给我二弟的,不曾想是他路千夜。那晚我用最好的车马送你回府,你还真以为是我放过了你?不过是跟你表明,我随时可以抓到你。”

我突然想起那日赴品酒宴时,李瑞在我见到清泠后对我说的那句阴森森的:“翎儿若死在牢里,清泠就是你的下场。”看来那天在王府的夜晚,他放了我不过是猫捉老鼠的游戏而已。

“放我们走。”

路千夜已经昏迷过去,我抱着他满手是血:“李瑞,你我、钟翎儿的事,不应该伤及无辜。路千夜是丞相的儿子,你伤他可想过有什么后果吗!”

“丞相的儿子?”李瑞蹲下来看着我,“我听过李姨说你已经记不得以前的事,没想到你如今脑子坏到连我是皇子都记不起。知道我为什么由着你和你爹磨退婚那么久吗?因为我也想,退了婚的你,就算我把你折磨死,长京城的人也不会说我弑妻。”

他是个疯子。

我看到他猩红的眼睛里,都是杀戮的欲望,我的影子怎么会看上这样的人。我记得李玗说我从未见过的林府,皆是道貌岸然之人,如今这四个字怕是更合李瑞。

“你杀了我,钟翎儿也活不下来不是吗。不要在我面前一副天下无敌的样子,你不敢杀我。”我想着还是不要跟他废话,赶紧救路千夜要紧,“况且你说了钟翎儿还在牢狱里活着,那就是表明你认为她有救的可能性。你在这里一口一个要折磨我,不只是要发泄怒气,还有事与我说吧。”

听了我的话,李瑞平静了些:“如今朝堂无人敢提翎儿的事,我试着求过情,去一次,她就被折磨一次。当中不仅是因为对她细作身份的怀疑,更重要的是她刺了你,永宁侯的嫡女一剑。”

“你要我出面?好啊,只要路千夜没事,他能活着。”我想着赶紧把这事应下来,先脱离险境才行,“你把路千夜伤成这样,他若是有什么闪失,咱们玉石俱焚也好。连陛下都忌惮我爹,你我看得出来,也别再跟我摆架子,大王爷。路丞相是个无实权的老臣,可我爹不是,他掌管着长京城的命脉你知道的。”

这才是李瑞只敢威胁我,却从来不动我的原因。这才是为什么出了事,清泠在王府里受折磨,而我在别院休养的原因。

“方才我听你们几个说往事,你满脸云淡风轻,像是听别人的事。是变了,狠话威胁不到你了苏清宵。”李瑞捏住了我的脸,望着我,“我要的就是你说帮我救翎儿,告密的是你,交证据的也是你,只有你能去宫里再提此事。”

我一口咬下去他的手,虽浓重的血腥味道,但并未伤他多少:“拿开你的手,现在是你求我办事。你也知道我不是原来那个傻到事事为你的苏清宵了,不要在我面前假装厉害到不行。”

“你若是反悔躲起来,我就把你和路千夜私会的事告诉你爹。”李瑞捂着手起身来,他盯着满眼恶狠的我,“听闻苏老一心把你嫁给我二弟,上次因醉翁仙酒楼传闻一事便毒打了你一顿,不知道知你现在的样子,又会如何?”

李瑞,你不了解我,我长这么大,最讨厌谁威胁我束缚我。

————

“小姐!”茯苓和路遥见我托着路千夜从山上下来,赶紧跑过来接,“怎么会这样,我们不该离开的,发生什么事了?”

清泠躲在马车处寻乐身后,害怕得瑟瑟发抖,原来她看到了我们身后跟来的李瑞:“大王爷!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大小姐快跑!快跑!”

“寻乐,驾车回府。”我看着茯苓和路遥上了马车,走过去抱住清泠,安抚着说,“清泠不要害怕,我在这儿,他不敢做什么。李瑞,路千夜的帐,我也一定会与你算一算的。”

李瑞现在远处并未走近,我们一行人挤在马车里。路千夜躺在我的膝盖上,茯苓和清泠在为他粗略包扎伤口。

“大小姐,我们这是去苏府?”路遥开口问我,我知道他心里的怀疑,一定觉得不太妥当,“方才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大公子伤成这样,是路遥的错,不该离开二位主子。”

他吵得很,叫我不说话也就闭嘴了。我心里沉得紧,总觉得有些事确实快刀斩乱麻来得好,比如,今日我会带路千夜回苏府。不知道老苏心里做何感想,我自己倒是已经有了破罐破摔的打算。

“停车。”

路千夜醒来,从我身上起来,他企图出马车,我拽住了他的衣袖:“路千夜,你走不得,我要带你回苏府见我爹。”茯苓和清泠两个小丫头急慌了神,劝我放手。

“大小姐,这是不妥的。”茯苓对我说,“不知你们与大王爷发生了什么,回来便是这么凝重的样子。我只知道路大公子受伤了,千万不能进苏府,到时候丞相生疑,二小姐和三公子的婚事恐怕又要拖一拖了。”

路千夜是李瑞伤的,为何丞相要怪罪苏府。我看着路千夜,他原来早就醒了,终于开口说道:“父亲不让我娶你,他一向不喜欢李瑞,你又和他曾经……我们的事,必须像你说过的,从长计议。”

“我不是……”原来那个苏清宵,你知道的。

算了,茯苓他们还在。

寻乐停了马车,路遥扶他在路旁石头上坐下,便走远了些。天色渐晚,我却丝毫不在意,只问他:“方才在寺庙里的那个路千夜哪里去了。我认识的他不是跟我说喜欢我的无拘无束吗,我已经下决心带你见我爹,你退缩了?怎么因为李瑞,就变了呢。”

“清宵,我只是觉得今日我受了伤,不能去苏府。”路千夜牵起我的手,看着我那血迹斑斑的指甲,他掏出手帕为我擦拭,“我没听到李瑞说了什么让你如此决绝,我只知道,如今长京城正是东宫不稳时,我们两府不要太过张扬。”

是我冲动了,一时间被李瑞的话惹怒,怪罪到了路千夜的头上。

“李瑞许是真心想杀我,才会动这样的狠手,那些刺客一直把刀对着我,未伤你半分,怕是有求于你。”路千夜自己还脸色苍白,看了看我周身,“你可有受伤?”

我摇摇头,知道他并不是表面上看着的慵懒颓靡,本就是个聪明人,一下子猜中了他昏厥时发生的一切。

“路千夜,李瑞要我进宫见陛下,请饶钟翎儿出狱。”我看着他的眼睛,那黑曜石般的深邃,在那映衬下更明显了,“我方才急着带你回府,一来担心你的伤势,回府最快;二来李瑞方才放话说,把我们的事告诉我爹,我想着还不如自己说;三来也担心被丞相知道,我便留下不好印象。原来,丞相早就不喜欢我了。”

他捏了捏我的脸,笑了:“傻不傻,他不喜欢你,那重要吗,我说过我要娶你,那就是我的事。我方才说那话的意思是,现在咱们不能回苏府,甚至连长京城都不能回去,我想给你最好的生活,父辈的认可很重要。”

若是不能回去了,他的伤可如何是好。

“我已让路遥喊寻乐回去报信,说你又去牡香庐看花,一会儿我们往牡香庐去,那里有小姨常备的创伤药,可能要辛苦未来的路大夫人照顾我了。”

这个人啊,都什么情况了还不忘记取乐。想来我这个急性子,还好方才路千夜制止我带他回府,不然今晚怕是不太平,甚至我自己都无法想象老苏的表情。

————

牡香庐的守卫不多,见是路遥驾驶着马车前去,知道是路千夜,赶紧放行。

“咱们到郡主这里来,她岂不是会知晓你受伤了?”我有些担心问道,“好在他们认识路遥,不需要你出面露脸。”

路千夜硬撑着坐在我身旁,对我说:“不怕,平日我也常来此处,那些守卫都是习惯的,并不会进来打扰。近来小姨应该也不会过来,只是有时有婢女来采牡丹,你到时候替我应付过去就是了。”

那夜路遥打水来便退下了,茯苓清泠两个丫头也死活喊不进屋子,我只好待在屋里听路千夜指挥:“你找找剪子,将我身上的衣服剪开。”

这种情节……怕不是要帮着他撕了衣服!

我突然咽了咽口水,不料被他看到了,只听他笑了,歪着脑袋问我:“你好像什么都懂似的,天天说我是个花花公子,我看你也不是寻常大家闺秀的内敛。”

“你胡说什么!我没找到剪刀,不管你了,凑合睡吧。”我被他说得脸通红,把手里的东西一甩,“路千夜,再逗我我可不管你了。”

他走过来抱住了我,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不能走,我的伤口疼死了。”

《清宵夜放花千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