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赏花人》花配美人的诗句 冰山攻 赏花人激H

赏花人

玄幻言情连载中

《赏花人》由网络作家墨烦君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聂柏,苍之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一片绿色掩映里,数种枝叶繁茂的树木挺拔英秀,其中一棵格外高大茂密的树下,年轻的白衣道人静立,面前是神情肃然的一位姑娘。 墨无归把

阅文集团|更新:2019-07-26 04:01:4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赏花人》由网络作家墨烦君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聂柏,苍之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一片绿色掩映里,数种枝叶繁茂的树木挺拔英秀,其中一棵格外高大茂密的树下,年轻的白衣道人静立,面前是神情肃然的一位姑娘。 墨无归把

《赏花人》免费试读

一片绿色掩映里,数种枝叶繁茂的树木挺拔英秀,其中一棵格外高大茂密的树下,年轻的白衣道人静立,面前是神情肃然的一位姑娘。

墨无归把几件衣服递给聂柏,道:“拿着。”

聂柏皱眉道:“你干什么?”

墨无归道:“你徒弟的衣服。”

聂柏略略焦急,边不安地接过衣服边道:“我找你是为了问你苍之去哪里了,你把他衣服给我做什么?”

墨无归不回答,只问他道:“聂柏君,你实话告诉我,苍之他到底是什么人?”

聂柏脸色微变,道:“你什么意思?”

墨无归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在他眼前晃了晃,道:“你别告诉我这个不是你给他的。”

墨无归掏出来的,是在苍之一堆衣服里找到的、一个类似护身符的东西,然而符上画的却不是什么保平安的咒文,血红血红,反倒像是招灾惹祸的,符上的纹路实在是扭曲得不像样,奇诡无比,在正中央的位置,勉强能认出一个小小的“镇”字——这是一张朱砂绘的镇妖符,然而,却被人去掉了很多东西,导致这符的性质也稍微改变了。

这下聂柏的脸色彻底变了,他沉声道:“你告诉我,苍之是不是出事了?”

墨无归声音略低沉:“他把命换给了我。”

聂柏指骨因为太过用力,发出喀喀几声脆响,他紧绷着脸部肌肉,好容易吐出几个字,却是:“命该如此。”

墨无归重复道:“命该如此?”

她冷笑一声,道:“命数这种东西,很多年前,我就已经不相信了。”

聂柏还是第一次在墨无归脸上看见这种表情,既讽刺,又好像痛恨着什么东西。

墨无归道:“聂柏君,你实话实说吧,我听着。”

聂柏斟酌片刻,道:“苍之是我几年前在乱舞境附近遇到的,我见他流离失所,根骨却上佳,便忍不住收他做徒弟了,且自作主张给他取了名字。他身上妖气很重,然而我并不能看出他是什么妖物,担心出什么乱子,便自己做了个镇妖符压住了他的妖气。”

墨无归心中一动,待聂柏说完这一段,方道:“乱舞境?”

聂柏点点头,道:“他那时是十一二岁的模样,如今仍然是,样貌保持得很好,然而修为却始终是我最初见到他时那般微弱。我想,大约是曾经经历过什么变故。”他望定墨无归,道:“若是如此,单从他会那种阵法上看,便非是普通人,想必应该不会那么容易死去。”

墨无归心中已有计较,道:“我心里有数。”

想了想,她微微弯腰示礼:“聂柏君,就此别过。我要上路了。”

聂柏似乎卡了一下,反应过来,语气很轻地道:“也好。别过吧。”

道别聂柏后,墨无归马不停蹄地往伏花境赶去。

今早与关涯月别过,他不知怎么想的,突然愿意将芜音剑给她,只是暂且让人带回伏花封起来了,待她处理完所有事情,自可上伏花去取。

那时他问墨无归灵脉的事情,她心想说了又有什么用呢?没用的。什么都发生过了,什么都不必再提。她道:“涯月,什么都可能发生,不知道很正常啊。你看你如今不也是尊者了么,我也不知道啊。”

墨无归心道,真的,什么都可能发生,不要轻易笃定任何事。

虽然有引迹石,但墨无归仍然晕头转向,她多少年都不曾去过伏花了,仅剩的一丝印象都消弥了。

几日风尘,好容易赶到了琉夏城最边缘的一个小镇,马上就要进入伏花了,然而天可怜见,墨无归脉息实在薄弱,已然有些力不从心了,见天色已黑,决定还是休息一晚。站在一家旅馆前,墨无归摸摸身上还有几块碎银,想是够了,便走进去付钱要了一间房。

这家旅店名字倒是贴切,叫做临花,然而因为实在太“临花”了,普通客人是不怎么在此歇脚的,故而这大堂里的基本上都是修者。

墨无归一眼望去,客人们聊得热火朝天,她原本不甚在意地准备上楼休息去了,蓦然间听到了什么东西,一下子顿住了脚步。

一个声音道:“楼上那位,果真是位天官吗?”

另一个声音道:“没看见人家衣衫上的徽印吗?啧啧,云间半日啊,有资格佩在心口的,定是那位缱阳殿下无疑了。”

墨无归放在楼梯扶手上的手,骤然用力,骨节发白。

先前那个声音惊讶道:“缱阳?封修璃?敛繁宫那位执官?他来人间境做什么?”

“谁知道呢!不过,我说这位道兄,什么敛繁宫的执官,那都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好吗?现在缱阳宫如日中天,提那个墨敛繁做什么?”

那人道:“惭愧惭愧,我已苦修多年,只知敛繁宫内雪落悯夜动六境,却实在是不知个中情况。”

说的人道:“道兄勤奋静心,难怪不知道了。佩服佩服。来来,我且与你说道说道。”

那人道:“洗耳恭听。请。”

说的人道:“那位墨敛繁与缱阳殿下,在成神之前同是旖跫城的将士,这想必道兄是知道的。在旖跫城与溯泽城城战时,那墨敛繁与当时还是军师的缱阳殿下,以较溯泽少了足有三成的兵力,险些胜过溯泽,这个,道兄想必也知道吧?”

那人道:“自然,墨将军虽然不大识路,但只要封军师在,自是用兵如神。”

墨无归心道,不大识路?还挺给我面子的。

说的人道:“不错,缱阳殿下便是墨敛繁的眼。若不是三十年前墨敛繁罪行暴露,恐怕这对好搭档,到现在还为人津津乐道呢。”

那人道:“这怎么说?”

说的人道:“那位墨敛繁将军,竟与溯泽的城主有私情,在两城决战的前夜,将所有军情和盘向溯泽城主托出,旖跫才最终惜败!”

那人奇道:“不能吧?你说墨将军是在三十年前暴露的罪行,那便是已然过去有三百多年了。这么多年都瞒过来了,又怎么会暴露?”

说的人道:“道兄不知,与封军师同列的,不是还有一位陆副军师么,机缘巧合之下,撞破了墨敛繁与溯泽城主的私情。陆军师自然是不能忍,要揭露她,谁料那墨敛繁心狠手辣,竟将他囚禁起来了,日日折磨,一囚就囚了有近三百年。”

又道:“要说这陆军师也是个人物,生生熬了过来,皇天不负,有一日竟叫他寻到机会逃了出来。然而那时墨敛繁已是敛繁殿下了,他担心被发现,幸得缱阳殿下相助,这才叫墨敛繁一败涂地。”

那人听他口干舌燥地讲完,给他倒了杯茶,问道:“那么,墨将军后来怎么样了?”

说的人一口气喝干了茶,道:“怎么样?她自己爆尽了所有灵脉,散了敛繁宫,落荒而逃,自此不知所终了呗。”

墨无归长出口气,不再听下去,往楼上自个儿房里去了。

那人还在问着:“缱阳殿下又是怎么一回事?”

说的人回答:“缱阳殿下天资聪颖,自然是后来修炼有成,从小天官升至了大天官……”

这么一路说下来,听似合理,实则却是漏洞百出的。比如墨无归既知她与溯泽城主的私情不可为人知,应当小心驶得万年船才对,为何会被撞破?比如想要陆军师缄默不言,为何不直接杀了他,反而要囚禁起来?比如墨无归既然向溯泽城主和盘托出了所有军情,最后又为何是“惜败”?

然而即便如此,也无伤大雅,反正碧落境是这般传出来的,大家便也这般说一说,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谁还会纠结这个?

墨无归躺在床上,睁大眼睛看着床顶。她方才听到他们说,封修璃就在楼上,她其实是不大想见到他的,但是她在这里钱都付过了,不住白不住。想想也不过就一晚罢了,明早就走,还能这么巧撞上不成?于是翻了个身,睡下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

睡到大半夜,楼下忽然传来一阵砰砰乓乓,紧接着是此起彼伏的推门声和随之而来的阵阵惊呼,再然后,就是打斗的动静了,墨无归坚持着在床上瘫了片刻,一声惨叫响起,她叹一口气,还是一咕噜爬了起来。

推开门,楼下简直是惨不忍睹,一片兵荒马乱,一群衣衫整齐或是不整齐的修者们,全都乱作一团,中间一团白色的小玩意儿窜来窜去,竟是敏捷得很,爪子又凶,一时倒是伤了不少修者,那声惨叫正是一名修者不幸挂了彩,不由自主发出来的痛呼。

墨无归见这玩意儿虽然挺凶,却并不致命,还准备再看一会儿的,谁知一扇门忽然被推开,一名容貌出众的青年身着绣了云间半日的白衫,心口也佩着云间半日的精致徽印,稳步走了出来。

墨无归一看,当机立断,迅速钻进了人群中。

《赏花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