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痴心总裁的妖孽情人[穿书] 小说 娘受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大叔受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

婚恋连载中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由网络作家程遇见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韩弋,张锦之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戴阿姨好!”张锦之穿着白色的纱裙,长长的黑发披散着,乖巧地坐在刘婉绮身旁。脸上是标准的礼仪式笑容。仅十岁的她,将气质这个词诠释

|更新:2020-08-08 16:04: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由网络作家程遇见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韩弋,张锦之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戴阿姨好!”张锦之穿着白色的纱裙,长长的黑发披散着,乖巧地坐在刘婉绮身旁。脸上是标准的礼仪式笑容。仅十岁的她,将气质这个词诠释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免费试读

“戴阿姨好!”张锦之穿着白色的纱裙,长长的黑发披散着,乖巧地坐在刘婉绮身旁。脸上是标准的礼仪式笑容。仅十岁的她,将气质这个词诠释得很好。

“锦之,越长越漂亮了。”戴美桦轻拂着张锦之的头发,“越长越像婉绮了。”一边的刘婉绮淡淡地笑着,这个女儿一直都是她的骄傲。

“美桦,这是这次的合资合同。”身着淡紫色套装的刘婉绮从包里拿出一个黄色的资料袋,动作优雅。她是个典型的“三有”女性,有气场,有背景,有能力。

“婉绮,差人送到公司就行,还亲自送来。”戴美桦手端着咖啡,用勺子不紧不慢的搅动。

“我们两这么久没见,当然不是只为了公事。有个慈善拍卖会,想找你陪我一起去。”

“好啊。”戴美桦笑着应道,“中环新开了家美容所,什么时候一起去?”

“有我最爱的足疗吗?”

“当然。”

……

朋友之间总会有许多话题,大的小的,别人的,自己的,一旦打开,便是说不完的话匣子。戴美桦和刘婉绮是高中同学,是最亲近的闺蜜。相同的背景,相同的性格,让她们无话不谈。

“锦之姐姐,你来了。”韩筱雅刚一进门,直奔沙发上的张锦之,亲昵地挽着她,“好久没来看我,我还以为你不要我这个妹妹呢!”韩筱雅对着张锦之撒娇。这个漂亮如洋娃娃般的姐姐,她是又喜欢又崇拜。

“我这不是来了吗。”张锦之笑道。

“筱雅,你就看见你锦之姐姐了,我呢?”刘婉绮也笑着打趣。

“刘阿姨好,阿姨还是这么年轻漂亮。”

韩筱雅用脆生生的语调,天真活泼地夸赞刘婉绮,让她很受用,语气也充满了宠溺:“你这孩子,嘴真甜。”

渴至在门外就听见了,满屋子的欢声笑语,与自己是那么格格不入。她无法容入,也不想参与,无奈地站在门口,踌躇不前。

“她是谁?”刘婉绮最先看见了站在门口的夏渴至,转头向戴美桦寻求答案。

已被注意到的渴至只得硬着头皮走进去,有点无所适从。一进门便看见刘婉绮母女,毕竟两个耀眼的人,总容易被关注。

“韩弋从外边捡回来的野孩子。”戴美桦的语气变得很是轻蔑。

“捡来的?”刘婉绮好奇地打量着渴至,“还真是无奇不有,你们家老爷子不管吗?”语气里是与戴美桦相似的讽刺不屑。

“老爷子懒得陪他们小孩子过家家,等韩弋新鲜劲过了,总会送走。”戴美桦表面说得很轻松简单,可心里却不似如此。她深知夏渴至是根难以拔除的刺,埂得生生的疼。

这话说到夏渴至的禁区了,她眉头皱起,显示出稍微的不安。只是新鲜劲?不会的!夏渴至在心里自问自答了一遍。加快脚步离开这个让她压抑的地方。

“锦之姐姐,别管她,我们出去玩吧。”韩筱雅拉着张锦之的手,语气轻柔地劝说。

“嗯。”张锦之这才收回打量夏渴至的眼神。不知为什么,这个夏渴至给她很不舒服的感觉,明明身在最底层,却一副清高的嘴脸。

韩家花园

“啊!”张锦之额大叫了一声,看着流血的指尖,脸微微泛白。

“怎么了,锦之姐姐?”韩筱雅咋咋忽忽地从另一边跑过来,仔仔细细查看了张锦之一番,“呀!锦之姐姐你流血了,疼不疼?”

“没事。”张锦之轻轻摇头,“这是什么植物,怎么会有刺?”

张锦之有望向众花盆中,那盆花不像花,草不像草的植物。

“这是刺葵。夏渴至上园林课时弄的,和她人一样的讨厌。”韩筱雅不满极了,真想把它扔出去,可又怕哥哥怪罪。

“刺葵?”张锦之自言自语地反问,出神地想,这植物不愧是夏渴至种的,和她真像,浑身长满了不让人靠近的刺。

“哥。”韩筱雅像焉了般,哪还有刚才骂渴至时的嚣张跋扈。

张锦之顺着韩筱雅的视线望去。那是张锦之第一次见到韩弋,不似戴阿姨口中的那般心机沉重,阴险可怕。也不似韩筱雅口中的那般阴冷古怪,表情泥古。只觉得比缓缓下落的夕阳还要耀眼,那么美好又神秘。多么干净又漂亮的少年,真想把他变成自己的私有物藏起来。张锦之第一次这么强烈的想拥有一样东西。她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想要什么都不会过分。

韩弋看着张锦之流血的手指,只停留了几秒钟,有看向那盆刺葵,蹲下去,仔仔细细检查了一番才放下:“别动它。”

韩弋留下一句冷冰冰的话,从张锦之身边走过,张锦之第一次觉得受挫,他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从始至终只有那盆植物。这是第一个不会注意她的人,一向自信高傲的张锦之可笑地感觉自己输给了一盆扎手的刺葵。

“我哥就这样,只会宝贝那个捡来的小乞丐,对她的花都比对我好。”等韩弋走远,韩筱雅又开始了滔滔不绝的抱怨,“那个夏渴至真讨厌,不知道她用什么方法让我哥对她百般维护。”

韩筱雅的话并没有让发呆的张锦之回过神来。韩弋这个名字像刻在了心里般,怎么也抹不去。张锦之不知道为何会这样,她只是不想让韩弋忽视她的存在,像有什么嵌在心上一样,拔了疼,不拔也疼。也许韩弋的记忆不还为这个黄昏停留,可黄昏里的韩弋却印在张锦之的脑海里,很久很久。

那一年,他十四岁,她九岁。

在渴至的档案表亲人栏上,韩弋毅然填上了自己的名字,没有丝毫的犹豫。

在韩弋父母几日那天,渴至陪他在雨中站了一整天,没有过多的解释。

那一年,他十五岁,她十岁。

韩弋背着被韩筱雅撞伤的夏渴至,走了很久很久,很远很远。

在韩弋生日那晚,渴至为他煮了一碗最普通的长寿面,尽管糊了,他还是吃得一口不剩。

那一年,他十六岁,她十一岁。

韩弋给了渴至一个轻柔的晚安吻,自此从未间断。

在寒冬至时,渴至为韩弋织了一条白色围巾,很难看,他却戴着过了一整个冬天。

那一年,他十七岁,她十二岁。

韩弋亲自照顾出疹的夏渴至,不曾假手于人。

在韩弋高烧时,渴至守着他,彻夜未眠。

那一年,他十八岁,她十三岁。

当迎面而来的车刹车失灵时,韩弋抱着渴至护她在怀中,那次韩弋重伤住院,从此手上多了一个手指长的疤痕。

韩弋与爷爷发生争执,被拒之门外时,渴至陪着他在门外站了整整一夜。

不知不觉他们一起走过了这么长这么久。从他的十三岁到十八岁,从她的八岁到十三岁。他们一起留下的那些点点滴滴,一起路过的花开花落,一起看过的夕阳西下,云卷云舒都已被铭记。

不知不觉韩弋和夏渴至一起走过了五年的时光,一起写了五年属于他们的故事。故事里只有他和她,没有刻骨铭心,也没有轰轰烈烈,只有相互扶持,只有相互理解,却最是动人,会一直记得,记到老,记到死。等到他们头发发白了,牙齿掉光了,也许他们在世界的两端,但忆起一起走过的日子,还是会笑得满足。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