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迷茫大明》迷茫大明 小说 傲娇受 迷茫大明小白文

迷茫大明

历史连载中

火爆新书《迷茫大明》是塞外流云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胡万里,魏一恭,书中主要讲述了: 随着马车的摇晃加剧,张璁知道已经出了城,略微犹豫,他还是揭开车帘往外瞅了瞅,正是初秋,虽然天色尚早,但沿途随处可见肩挑背负的百姓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06 00:09:1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迷茫大明》是塞外流云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胡万里,魏一恭,书中主要讲述了: 随着马车的摇晃加剧,张璁知道已经出了城,略微犹豫,他还是揭开车帘往外瞅了瞅,正是初秋,虽然天色尚早,但沿途随处可见肩挑背负的百姓

《迷茫大明》免费试读

随着马车的摇晃加剧,张璁知道已经出了城,略微犹豫,他还是揭开车帘往外瞅了瞅,正是初秋,虽然天色尚早,但沿途随处可见肩挑背负的百姓以及赶着各种牲畜,骡马车轿的商贾,一片繁忙景象,他不由倾身回望了一眼渐渐远去的京城。

历来内阁阁臣致仕之后极少能再回京师,嘉靖帝继位取得‘大礼仪之争’的胜利之后,内阁的一众阁老,不论是首辅还是次辅,都更换的分外勤,致仕者不乏其人,从无招回之先例,望着逐渐远去的京师,张璁心里不由泛起一阵酸楚,虽说已预做安排,但他却觉的希望渺茫,他实是揣摩不透那位年轻天子的心思。

正待放下轿帘,大管家张福贵带着一名仆从急急折了回来,在轿前低声禀报道:“老爷,前面五里亭,有三位门生摆酒设宴为老爷饯行。”

还有门生送行?张璁不由微微一怔,问道:“可知名字?”

“回老爷,是胡万里、周志伟、魏一恭三人。”

胡万里、周志伟、魏一恭?张璁轻念了一遍三人的名字,微微摇了摇头,没印象,定然是排名靠后的,大管家张福贵见他微微摇头,便轻声道:“老爷,这三人名字小的倒是有印象,排名皆是二甲靠后,不过二十余岁,端午节在高粱桥踏青,几人曾经与京师的几个纨绔起过争执,进士是什么东西的笑话,就是他们闹出来的。”

一听这话,张璁亦不由微微笑了笑,进士是什么东西的笑话,他也曾听闻过,微微一笑,他便收敛了笑容,这三个门生敢拿礼部尚书李时开涮,可见胆子不小,今儿敢前来送行,更可谓是胆大包天,他们难道不清楚此举会带来无穷的后患?

见张璁沉吟不语,张福贵小心的试探道:“老爷,您看是否停车?”

“不必。”张璁沉声道:“相见不如不见,以免给他们徒惹麻烦。”

“是,老爷。”张福贵忙躬身道。

车队缓缓从胡万里、周志伟、魏一恭三人身边驶过,丝毫亦未停留,张璁在经过之时,揭开车帘望了一眼躬身长揖的三人便放下了车帘,心里却无端升起一股暖意,这是他的门生,不消十数年,他亦算得上是桃李遍天下,不过这几个门生胆子也太了些,怕是难有作为。

想到这里,他心里却是砰然一动,三百多门生,平日颇受自己青睐的几个排名靠前的门生都不敢来送行,何以这三个门生独独敢来?仅仅只是胆大?怕是不尽然,如此明显的后果,他们岂能看不到?难不成还有自己疏忽了的地方?

待的车队缓缓驶过,胡万里三人才直起身来,魏一恭轻吁了一口气,道:“就这样完了?”

胡万里微微一笑,打趣着道:“道宗兄还待怎的?想敬杯酒,话话别?”

“这可没意思。”魏一恭皱着眉头道:“总该露个面......。”

见到车队缓缓停了下来,周志伟含笑道:“道宗兄,有意思的来了,恩师怕是要露面了,咱们给你机会,待会你上前去回话......。”

一见车队真停了下来,魏一恭心里亦是一跳,忙连声道:“别介啊,我一个三甲出身的上前回话,这岂不是将咱们仨的身份都降低了?还是长青去吧。”

胡万里却未接话,心里琢磨着这张璁是何意思?为何会临时起意停车?管家张福贵此时已是急步赶了过来,微微一揖,道:“三位大人,老爷有请。”

张璁并未下车,仍是端坐在车中,不过却将车帘挂了起来,胡万里三人行至车前,见这情形,忙就地跪下道:“门生胡万里、周志伟、魏一恭拜见恩师。”

“荒郊野外,无须多礼。”张璁微微点了点头,待三人起身,他便开门见山的问道:“谁的主意?”

三人都未料到张璁会如此直接了当的问话,微一沉吟,胡万里便略一躬身,道:“回恩师话,是门生的主意。”

张璁瞥了他一眼,道:“胡万里?”

“是。”胡万里心里亦颇为紧张,拜座师时虽然见过张璁,但一则人多,二则气氛轻松,没有什么压抑感,这次情形可是大不相同,张璁这心里如今可是不爽的很,这干巴巴的语气更是平添了几分紧张气氛。

略一沉吟,张璁仍是简洁的问道:“为何前来送行?”

胡万里不由暗自腹诽,这不是明知故问嘛,自然是希望你日后提携,转念他就意识到,张璁问这句话的目的是什么,略一沉吟,他便直言不讳的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生名分,犹如父母,名份既定,终身不改,不论恩师荣辱兴衰,终是恩师,恩师罢官回籍,学生岂能因畏惧打压报复,而不前来送行?”

听的这话,张璁微微点了点头,道:“理是如此,然趋利避害乃是人之本性,初入宦海,犹须小心谨慎,为官者,切忌四面竖敌,算是为师临别赠言吧。”

听的这话,胡万里颇觉讶然,这张璁实则颇为大度,能够设身处地的为门生处境着想,而且还刻意指出自己这话将一众同年都得罪遍了,再则,他本身为官就是四面竖敌,如今,却以此言相赠,难道已是心灰意冷?这可不行!

胡万里忙躬身道:“恩师教诲,学生必定铭记于心。”微微一顿,他才接着道:“恩师此去,水长路远,如今正是秋高气爽,景色宜人,恩师不妨一路慢行,沿途赏景以为排遣。”

一路慢行?张璁心里一跳,这个门生难道认为事情有转机?他才多大年纪,就有这份见识?不过,想到嘉靖的年纪更小,就斗败了杨廷和,他不由收起了轻视之心,抚了抚颌下长须,才温和的道:“有话尽管直言,无须遮掩。”

微微沉吟,胡万里才道:“朝廷兴利革弊之新政方兴未艾,恩师刚明峻洁,一心奉公,慷慨任事,皇上岂会任由恩师逍遥山野,更况且恩师圣眷未减......。”

《迷茫大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