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论一个女配的自我修养》论一个渣攻的自我修养 清水文 论一个女配的自我修养帝王攻

论一个女配的自我修养

连载中

主角是白栖吾,李姑娘的小说《论一个女配的自我修养》此文是五香煮栗子原创的穿越奇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欸,大哥,你这法子到底靠不靠谱呀!咱们都窝这儿半个时辰了,那侍卫还没走。” “放心,小时候,我每次跑出玩都是用这个法子。”李潇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04 00:04:0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白栖吾,李姑娘的小说《论一个女配的自我修养》此文是五香煮栗子原创的穿越奇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欸,大哥,你这法子到底靠不靠谱呀!咱们都窝这儿半个时辰了,那侍卫还没走。” “放心,小时候,我每次跑出玩都是用这个法子。”李潇

《论一个女配的自我修养》免费试读

“欸,大哥,你这法子到底靠不靠谱呀!咱们都窝这儿半个时辰了,那侍卫还没走。”

“放心,小时候,我每次跑出玩都是用这个法子。”李潇玉拍了拍李娉婷的肩膀,示意她放心。

又过了一会儿,到那侍卫该换岗的时候了,而下一个轮值的侍卫却迟迟不来,那侍卫只好跑去找人去了。这时,李潇玉拉着李娉婷往侧门冲出去。出来后,两人都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大哥,你从哪搞到的泻药,这药效也太强了吧。”

“不告诉你,不然你又要去做坏事了。”

“嘿嘿。”

两人来到杏林坊已是未时,温遗已在门口等候多时,当看到李潇玉时,二人互相拱手作辑。

“潇玉兄,没想到今日你也来了,真是荣幸之至。”

“温兄客气了,不过是家妹年纪太小,实在是不放心。前几天家妹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

温遗笑道:“倒也没添什么麻烦,就是从我这…”

李娉婷躲在李潇玉身后不停地给温遗使眼色,用口型对温遗说:“求你了,不要说!”

温遗看后哑然失笑,李潇玉狐疑的转过头,李娉婷立马恢复正常,装作在看风景。

“潇玉兄,倒也没什么,就是从我这借了本书,想问问李姑娘什么时候还啊?”

李娉婷赔笑道:“过两天就还。”

见李潇玉还是有所怀疑,温遗随即说道:“潇玉兄,请吧,人都到齐了。”

走过曲折的长廊,便看见湖心中的亭子里坐着一男一女,品貌非凡,惊才风逸。

温随介绍道:“亭子中的二人都是我的好友,一位是赵清蟾,赵姑娘。另一位是太子殿下,私下里称呼他白公子便可。”

几人互相行过礼后,李娉婷对赵清蟾细细打量了一番。

李娉婷内心不由得感慨万千,这女主男主的设定果真与旁人不一样,都是才貌双全,身世不凡,神仙般的人物。

这赵清蟾是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眉目间自有一股书卷气。手拿轻罗小扇,腰佩白玉环,裙绣白兰花。清雅脱俗,姿色秀丽。

而这白鹤生就更不用说了,剑星眉目,逸群之才,头上的金冠恍然若神人也。原书中可是把李娉婷迷得晕头转向的。

赵清蟾手摇小扇,对李娉婷笑道:“早就听温遗说起过李姑娘了,说李姑娘聪明伶俐,有寻常女子没有的气度呢,今日一见果真如此。更没想到的是,李姑娘竟然是今年榜眼的亲妹妹。兄妹二人果真都如此出色。”

“赵姑娘谬赞了,赵姑娘才是才貌双全啊。”李娉婷回应道。

白鹤生接着说道:“李姑娘不必如此谦虚,阿蟾很是喜欢你,你二人平日可多走动走动。”

李娉婷笑着点了点头,心里嘀咕道“还‘阿蟾’,真是肉麻。”

“时候也不早了,大家随我移步去前院品茶吧。”温随起身说道。

李娉婷坐在桌前,品着寡淡无味的茶水,绞尽脑汁都想不出来什么赞美之词。看着赵清蟾他们徜徉肆意的说着,不免觉得有点无聊,于是找了个借口溜了出去。

在园子里溜达了几圈,看看花,逗逗鸟,李娉婷有点后悔了,没想到这么无趣,早知道不来了。李娉婷正踢着石子玩,忽然一个黑色的身影在她眼前飞快掠过。

李娉婷感觉有点不对劲,就跟了上去,没走几步便看到一片茂密幽深的竹林,再往前去竟有一栋竹屋赫然立在其中。李娉婷观察屋子周围很是干净,想来是有人常常打扫的。

“有人吗,有人在吗?”李娉婷试着喊了几声。但周围除了“飒飒”的风声,并没有人回应她。李娉婷沿着小路走向竹屋,试着敲了敲门,又眯着眼向竹屋内看去。李娉婷用手轻轻推了推门,没想到居然没上锁,门一下就开了。环顾四周,并没什么异常之处。房间中放着一张檀木桌,桌上摆着笔墨纸砚。墙上挂着不少字画,有山水,有鸟兽。镂空的雕花竹窗射入斑斑点点的阳光,给房间多了点烟火气息。李娉婷心想这间房子的主人一定很有品位。

还没细细看完这间屋子的布局,身旁突然传来清冷的声音。

“李姑娘好奇心可真重啊,什么事都要插一脚才肯作罢吗?”

李娉婷吓得一抖,转过身来看见了白栖吾那张欠揍的脸。气的声音发颤,“你是要吓死我吗,走路都没有声音!”

“李姑娘偷偷摸摸干嘛呢,不会在偷窥别人的房间吧?难怪会被吓到,做贼心虚吧!”白栖吾一副什么事都了然于胸的样子,李娉婷被气的半死。

“我告诉你,你这叫污蔑。你有证据吗?这是你的房间吗?”

白栖吾坦然回答:“不是。”

“你,你,不是你房间你在这瞎说什么。好,就算我是在偷看别人的房间,你也没好到哪儿去。你跟我的性质一样,就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李娉婷气势汹汹的瞪着他。

白栖吾嗤笑道:“‘一根绳上的蚂蚱’李姑娘倒还真会比喻。”

这时外面出来惊叫声。“刺客,有刺客!快跑!”

李娉婷听到尖叫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多,场面越来越混乱,时不时的还传来刀剑撞击的响声。李娉婷不由得担心起李潇玉的安危。

“太子”,“杏林坊”,“刺客”,当这些关键词在李娉婷脑海中重组起来,李娉婷这才想起原书中确实有杏林坊行刺这一事件,刺客的目标是大皇子白鹤生,但原本的情节里李氏兄妹并未参与其中。都因自己贪玩,一时忘记了这件事,还把李潇玉牵扯了进来,万一因为这件事,让李潇玉提前丧命可怎么办!

不行,这次意外是由自己的疏忽引起的,也只能冒险一次去把李潇玉救回来。

李娉婷刚跑出出竹林外,就看到有一批刺客往竹林这边赶来,李娉婷只好折返回来,并对白栖吾喊道:“刺客来了,赶紧跑!”,白栖吾愣了一瞬,但还是拉上李娉婷进到屋内关上了门。一脸严肃的对李娉婷说:“如果你想活命,从现在开始,无论你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许对外人透露半个字。不然”白栖吾脸上杀意渐露。

李娉婷赶紧点了点头,“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的。”作为一个女配角,掺和到这事里,能保住命就不错了,哪还有闲心到处乱说。

白栖吾见她如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便转过身去,找到书架上的一个汝窑花瓶,轻轻顺时针转了半圈,在那张檀木书桌下露出了一个密道,这时外面的黑衣刺客已经要接近竹屋了。

“赶紧下去!”

李娉婷顺着石阶匆匆爬了下去,白栖吾紧随其后。密道里暗黑一片,一点光亮都没有。李娉婷伸出双手四处摸索,结果触碰到一个温热的东西,吓得李娉婷赶紧缩回了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太黑了,我看不见所以…”李娉婷还没说完就被白栖吾一把捂住了嘴巴,冰凉的触感覆在脸上,李娉婷忽的升起了不一样的感觉,但那感觉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两人躲在密道里听着上面的人到处敲敲打打,翻箱倒柜。过了一会儿,上面终于安静下来了,白栖吾顺着黑暗的密道继续往前走。

“欸,你等等我,我看不见。”话音还没落,“咚”的一声,李娉婷撞在了石壁上。

白栖吾只好停下脚步。“麻烦,拉着我的袖子!”说罢,把左手往后伸去。李娉婷摸到丝绸冰凉的触感,便紧紧的抓住。

两人一前一后的在密道里走着。

“欸,这密道还挺长的啊。”李娉婷没听到任何回答。

“欸,这密道还挺阴森的,要不咱俩边说话边走吧。”白栖吾还是没有理她。

“欸,问你个问题啊。我之前不是妨碍你抓人了嘛,还骂你来着,今天你干嘛还带我一起走。”

白栖吾生气道:“闭嘴!”

“我就这一个问题,你回答完我保证不再讲话了。”

“你如果死在这,会给我带来更大的麻烦。”

“欸,你意思是说我就是个‘大麻烦’是吧!你怎么能这样说一个姑娘家呢!”李娉婷不满的嚷嚷起来。

“行了,闭嘴。不然的话我现在就杀了你,反正你死在密道里也不会有人发现。”白栖吾威胁道,李娉婷立马禁了声。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李娉婷终于看到光亮,两人从一农户的地窖里爬出来。李娉婷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处在城郊了,这离城内恐怕有十几里路,看来要想回去还得费点力气。

李娉婷拍了拍身上灰,转头对白栖吾抱拳说:“多谢白三公子今日相助,在下就先行告辞了。”

白栖吾看她要走,冷笑了一声,“李姑娘还真是忘恩负义啊,说句道谢的话就想来打发我。”

“欸不是,那你想怎么着啊。行,你要多少钱,开个价吧。”

“李姑娘真是爽快,不过我不要钱,你只需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行,你问吧。”李娉婷挑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

白栖吾看着她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那你就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听到这个问题李娉婷顿时紧张起来。“你不是知道我是谁吗,李家大小姐,姓李名娉婷。”

“呵,李家大小姐,你确定不说实话吗?”

“我刚才说的就是实话。”

“听闻李家大小姐,能歌善舞,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那你呢?我看你是赌博更精通一点吧。”

“你跟踪我!”

“怎么,这个谎编不下去了吗?”白栖吾斜眼看着她。

“我…”李娉婷话还没说出口,一把刀就架在了她的脖子上。“欸白栖吾,你干嘛,我不就撒个谎嘛。你至于要杀人灭口吗?

结果李娉婷抬头一看,拿刀的不是白

《论一个女配的自我修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