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英女传》英女皇 强强 英女传精彩试读

英女传

古代言情连载中

君书染新书《英女传》由君书染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姚英,黄老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你跟老子坐地起价?啊?!我看你这是不知道这一片儿究竟是谁说的算了!”那魁梧的汉子操着一口浓重的济宁口音,叫嚷道:“你们漕运如今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19 20:02: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君书染新书《英女传》由君书染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姚英,黄老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你跟老子坐地起价?啊?!我看你这是不知道这一片儿究竟是谁说的算了!”那魁梧的汉子操着一口浓重的济宁口音,叫嚷道:“你们漕运如今

《英女传》免费试读

“你跟老子坐地起价?啊?!我看你这是不知道这一片儿究竟是谁说的算了!”那魁梧的汉子操着一口浓重的济宁口音,叫嚷道:“你们漕运如今在这焦东河上也敢如此行事了!这还有没有人管啦?!叫你管事儿的出来!”

只见那汉子对面,一个油头粉面的中年男子,却长着个奇大无比的大鼻子,整个脸的一半都长着鼻子一样,淡定自若地说道:“你喊什么?你喊什么?你们济宁盐帮也是跟我漕运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了,这点规矩都不懂吗?”那男子从腰带里抽出自己老旧的银质大烟杆子,在码头的木板地上磕了两下,继续说道:“你还找管事的?告诉你!就是我们家管事让我来告诉你的啊!今天你们盐帮的漕运费用,每船就得加上二十两银子!不愿意给?你就找别的船家去吧!”

那魁梧的汉子简直气得毛发都直立起来了!他摩拳擦掌地样子显然就是想狠狠地揍一顿那个油头粉面,可是那油头粉面却丝毫不在意一般,把那魁梧汉子气得更是火上浇油一般盛怒!正当他准备举起拳头揍他一顿的时候,一双细嫩的小手轻轻地拍了拍那魁梧汉子的肩膀。

那魁梧汉子身子一怔,旋即侧过身来,只见一个艳红色的曼妙身影出现在那魁梧汉子身后,方才那汉子身形过于庞大,完全挡住了那女子,姚英远远地没注意到。只见那女子穿着甚是艳丽,一打眼就是满眼的艳红色,丰满的**骄傲地服帖在紧瘦的衣衫上,长长的裙角竟然开出了好大一块缝隙,嫩白色的大腿在焦东河的风中若隐若现,周围的男人虽说表面上不动心,可每个都悄悄地瞄着大腿的眼神却出卖了他们的内心,连正在从漕运船上往下卸货的苦工,都停了下来,盯着那艳红女子丰美的身姿。

“哎呦!”那油头粉面转而躬身作揖道:“这不是裴大姑嘛?怎么的?您今儿也来跟着盐帮弟兄们一块来的?”

只见那裴大姑妖娆地往前一步,那油头粉面好似身子都软了一般,色眯眯地看着她。“刘大鼻子,怎么的?听我的弟兄说,你们漕运要涨价?”

“大姑有所不知啊!”那刘大鼻子色眯眯地笑道:“这不是临着入冬了吗,漕运的活也不好干啊,上头说得涨涨价,这不我也只得照办不是?”

“刘大鼻子啊刘大鼻子”裴大姑用一种看穿了对方的语气,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量什么瘪主意呢!老娘不管你们漕运搞什么劳什子花样!漕运和我济宁盐帮签了三年的合约!白纸黑字写着呢!多少银钱就是多少银钱!你敢赖账?可以!要么,你按照合约上写的,赔给老娘我五千银子!要么,哼!我也能叫你漕运在这济宁府做不成!”

裴大姑说完,济宁盐帮的弟兄们都悄悄摸摸地亮出了家伙,有刀有棍的,着实气势十足,看着就怪吓人的。

“别以为耍耍嘴皮子,亮亮家伙事儿就能唬住咱们了。我刘大鼻子也不是头一天走江湖了!”

刘大鼻子正一脸不屑地继续抽着烟斗、吞云吐雾呢,只听咚的一声,姚英远远看到那彪形大汉不知何时,拿来了一把长刀,那刀锋在明亮的日光下闪着晃眼睛的光,二丈长的刀柄竟是精钢打造,一看就是重量就是相当的沉,那彪形大汉却一手握着刀柄,重重地朝着码头磕了一下,顿时码头上也有微微地晃动。

“好哇!”彪形大汉兴奋道:“老子也是许久没有开荤了!正愁没处动手呢!你倒是自己送上门了!”

刘大鼻子见状,咽了口吐沫,收起烟斗,目光游移,这时从船舱里跑出来一个仆役,朝他耳边细细碎碎地说了两句。刘大鼻子听完,便朝身后漕运船上的船工使了个眼色,有个领头的船工大喊了一声:“开工啦!”从船舱里忽的冒出更多壮硕的船工,大家纷纷下了船,把济宁盐帮运来,堆在码头边上的盐袋子一个个地往船上扛。码头边上盐帮的人也陆陆续续地放下手中的刀剑棍棒,帮忙搬货。而刘大鼻子却在船沿上磕了磕烟斗脑袋,嘴里嘟囔了几句骂娘话,就转头回了船舱。

姚英坐在码头边上,倒觉得自己是在看戏一般。雁南从船里拿出来见白狐毛的大氅,披在姚英身上。“小姐,这天儿渐渐凉了,您坐这儿吹风,怕您找了凉,咱们快回去暖和暖和吧。”

“不回去,这儿倒是有不少好戏看。”姚英接过雁南送过来的汤婆子,眼睛却依旧直勾勾地盯着岸上的那个“裴大姑”。雁南顺着姚英的目光看去,看到裴大姑的裙摆随风飞舞,露出白花花的大腿来,可给雁南羞坏了!

“哎呀!小姐!快别看了!这女人真是不要脸了!这济宁府竟出些什么人啊!”

姚英却觉得这女人甚是有趣。

这时王氏的声音远远地传来:“英儿?”

姚英回头看见王氏向自己走来。“英儿,织造局的船只估计要在济宁府待上四五日,咱们先在岸上去个合适的地方休息些日子。你这些天净是晕船,折腾的不行,在陆上休息些时日也好。我已提前书信约好了我在济宁府的远房表哥家里暂住,咱们这就过去便可。”

这时姚顺从船舱也出来了,他蹒跚着走到码头上,恭敬地对王氏道:“大奶奶,东西我都叫人规致好了,带的贵重的细软我也都带好了。”

就这样王氏带着姚英,雁南和姚管家一块下了码头,往济宁府城里头走去。

济宁府是大晋国出了名的大省,地处大晋的最东边,东临东海,北面渤海湾,西朝栖山,南接苏杭圣地,一条大河自西向东贯穿济宁府全境,自古以来都是往来商运的必经之地。自世祖仁皇帝开辟海上商运贸易以来,此处从来都是各地航运之人的必经之地,当然也是各地商人的落脚休息之处,当年真是繁华盛景,一时无二。可自从南海赵家开辟了新的航道,相当一部分生意人也就不再此处停留,不过若想通往京城,走济宁府的水道还是最快的,所以济宁府还是响当当的第一航运之地。

姚英面上蒙着面纱,跟着王氏后头往城里走,一路上却见着与京城大不相同的景象。街道竟不似京城那般东西南北明晰、处处方方正正。多亏了王氏自小就在江南水乡长大,自是对着弯弯曲曲的街道再熟悉不过,到没有走丢。路上尽是酒肆人家,不少女子穿着异域风情的衣衫,坐在门口当垆卖酒,虽说这些女子长相一般,可满眼尽是另一种放纵的风情,倒是让姚英大开眼界,却把雁南吓得恨不得闭着眼睛走路。

拐过码头正对着的街巷,就见到一个相对安静些的街道,一个马夫驾着车,正四处张望,见王氏一行人,便凑上前来,用十分济宁府的口音问道:“敢问夫人是苏州织造府王家大姑么?”

“正是!”王氏答道。

那马夫立马恭敬地抱拳作揖,道:“济宁府府堂衙门黄老爷叫小的来接您,快请大姑上车吧!”

王氏一行人随即上了车,那车夫行车倒也快速,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到了济宁府的府堂衙门的侧门,姚管家和雁南背着行囊,王氏领着姚英从侧门进了府堂衙门的内院。

才一进去内院,就见到一个身形闪躲、畏畏缩缩的身影在内堂的角落里偷偷地四处张望,那身影看见了王氏进来,就飞也似的窜了出来,众人吓了一跳,只见那人快步朝着王氏奔去,姚英忙要把王氏往后拉,可那人却在王氏面前来了个急刹车,竟稳稳地站住了。

姚英刚要上前拦住那人,只听见王氏却十分平静地说道:“表哥?近来可好啊?”

“表哥?”姚英这才细细端详此人,“原来他竟是婶娘的表哥黄老爷?”只见那黄老爷虽年近四十,却肥头大耳,脸上圆圆的,除了鼻孔出气和嘴巴说话的地方以外,竟都堆上了肉,连眼睛都挤得快没了。圆咕隆咚的肚皮鼓鼓的,腰带却扎的很紧,似是要撑破了一般。

黄老爷见到了王氏不知为何,格外的激动,满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把所剩无几的眼睛更是挤得连条缝都要看不见了。“大表妹!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像当年一样美!”

王氏却依旧淡然笑道:“都是半老徐娘了,哪里还有美可言了?”

黄老爷一个劲儿的摇头,十分肯定地说道:“真的!我还记得那年你出嫁的样子!你现在跟那时比真的是一模一样啊!一点也没见改变!还是当年那样美啊!”

姚英见他这么激动,倒觉得有点浑身不自在,她回头看看姚管家和雁南,他俩也是一脸的不解。可她瞅着婶娘,却一点表情变化都没有,似是对黄老爷这般热情毫无察觉一般。正当姚英站在原地尴尬着,一个十分刺耳的声音却穿过了远处的长廊传了过来。

“她是美啊!那人家当年不也是嫁给别人了吗?!”

姚英眯着眼仔仔细细地看着长廊那头,一个不比黄老爷瘦多少的婆娘从长廊里快步走过来,看她那眼神、那架势,恨不得要把黄老爷和王氏一块囫囵个吞了似的!别看那婆娘长得粗壮,可身子却矫健得很。几步就从长廊里头窜到了内院中,她飞快地站到了黄老爷的身边,把他往旁边一挤,成功地把黄老爷挤到了王氏视野外。王氏虽还是那样一脸平静,可那婆娘却阴阳怪气地说道:“多年不见,倒是不见你变老啊?长姐?”

《英女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