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九门诡案》诡案组第二季 YD 九门诡案章节目录

九门诡案

灵异连载中

《九门诡案》为战术猴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驼海上的风浪,和陆地上看见的绝对不一样。 黑色海水卷起的海浪,就像黑暗中伸出来的怪手,方舟被紧紧攥在怪手中,蹂躏、摧残。 方舟的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03 04:02:5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九门诡案》为战术猴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驼海上的风浪,和陆地上看见的绝对不一样。 黑色海水卷起的海浪,就像黑暗中伸出来的怪手,方舟被紧紧攥在怪手中,蹂躏、摧残。 方舟的

《九门诡案》免费试读

驼海上的风浪,和陆地上看见的绝对不一样。

黑色海水卷起的海浪,就像黑暗中伸出来的怪手,方舟被紧紧攥在怪手中,蹂躏、摧残。

方舟的建造技术一直掌握在漕门手中,不管武德如何介入,漕门就像铁桶一般,滴水不漏。

现在陆甲真切感受到方舟的坚固,即便如此,海水依旧如倒灌一般,呼啸着冲上甲板,又退下。

“呕....”寺景在风雨中紧紧抱着陆甲。

“你晕船?”陆甲不可思议,上船都十多天了,现在才晕?

“.....不是....我晕海....”

暴雨下,寺景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事物,船又晃动的厉害,何况刘明明洁白的门牙,一直在寺景脑海盘旋。

晕眩和恶心直冲脑门,要死的感觉!

随着一阵海浪扑上来,陆甲急忙抓住船边,云层中隐隐传来的闷雷声,寺景浑身发抖。

从二等舱到物资舱,最近的距离就是从下等舱进去,这就不可避免的要和下等舱的人碰面。

如果要想不惊动下等舱的人,那么就只能按照秦泰和刘明明私会的路线。

陆甲咬牙背起寺景,在倾盆暴雨中,往物资舱的小门走去。

黑色的大海在怒吼,汹涌的海浪如同噩梦一般,紧紧跟随着方舟。

陆甲感觉背上的寺景,全身僵硬不说,指甲都已经嵌入了陆甲后背,陆甲略加疑虑,快步上前。

走到二等舱末尾,有小楼梯可以下去,就到了物资舱另一侧的小门。

小门是为了取少量物资,不用绕道从下等舱中穿过,而专门设计的。

小门上有延长出去的木板,可以稍微挡住一些风雨。

陆甲放下寺景,寺景靠坐在小门边。

“......不要过来......来啊......呵呵......”寺景双目紧闭,时而惊恐,时而发笑。

“你说谁?”陆甲大声问。

寺景没有反应,陆甲扭头看看自己的肩膀,红色的血迹渗透出来。

一道闪电在船尾前劈开,陆甲看见寺景竟然在咬自己的舌头?!

“喂?!”陆甲急忙去掰寺景的嘴,这是抽的什么疯?

失去意识的寺景咬合力惊人,陆甲没办法,只能伸手去掰寺景的牙齿。

“喂喂喂!要断了!”剧痛从陆甲手指上传来。

“呃.....呃呃.....”

寺景嘴里发出怪异的声音,双手紧握,指甲嵌进他自己手掌,鲜血顺着拳缝中流出来。

陆甲皱眉,反手狠狠砍在寺景后肩,“咚”地一声寺景脑袋撞在小门上,晕死过去。

“不就是被死人磕了下嘴?至于....”陆甲上前查看寺景的嘴,嘴皮上有两个细小的伤口?

“真是麻烦!”

陆甲甩甩手,上面同样有两个细小的伤口,有血迹渗出。

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削水果的那种,很小、折叠的,这是怀柔给陆甲最后的纪念品。

小心切开地在手指伤口上切了一刀,想想不够,陆甲就着闪电带来的光线又切了一刀,两个米字形伤口,出现在陆甲手指上。

挤了半天,也没流多少血,陆甲犹豫要不要直接把这根手指剁掉?

再看看自己的肩膀?

还是算了吧.....

没有钥匙,这个时候当然是破门而入了,“砰”地一声,小门被陆甲踹出一个洞。

接连三四脚,小门彻底成为几块儿木板。

“还挺结实。”

陆甲擦了一把脸的雨水,转身把寺景拖进去。

一阵电闪雷鸣,暼眼间,陆甲看见楼梯拐角处有个东西?

是一只钢笔。

这可是好东西,陆甲掂了掂,很趁手,是银的。

这东西在武德当铺可是抢手货,寻常人家可能见都没见过,一艘跑海的方舟上,竟有一只银钢笔?

陆甲把钢笔揣进口袋,寺景应该会喜欢这东西。

呼呼的雨飘进物资舱,陆甲把寺景扔在一堆麻袋上,转身取下墙上挂着的煤油灯。

这种灯比火折子好用,也比较亮,但是有个不好的地方,那就是需要用火折子或者是火柴点燃......

陆甲摸出滴水的火折子,沉思了一下,转身去摸寺景。

“火机?”陆甲惊叹。

一阵摸索,火机上繁刻着“寺父”两个字,边角光滑无比,应该有些年头了。

要不是贴身保管的话,估计已经进水了。

点燃煤油灯,陆甲皱眉看着寺景,片刻之后,把火机重新放回去。

寺景现在不咬舌头了,可口水流的到处都是,是的,陆甲断定那不是雨水,而是口水。

因为没有人嘴里会喷雨水。

陆甲急忙默默自己嘴边,没有口水,很好。

昏黄的灯光,只能照亮偏隅之地,不过够了。

陆甲转身走到最后没有被他翻过的地板前,一阵翻找。

在最后一块木地板下发现了一个盒子。

陆甲呼吸有些沉重,他小心翼翼将盒子从下面取出来,要是一开始他就倒着找的话,就不用委屈自己十天的时间。

凑近放在地上的煤油灯,此刻所有的暴雨声、雷鸣声,还有巨大的海浪都和陆甲无关。

因为这里面装的是他自己,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重要?

打开盒子,里面还有油布,陆甲轻轻拿出里面的包裹,打开油布。

有好几样东西......

首先映入陆甲眼帘的是一块儿令牌?

黄金的,非常小,比寺景的火机还小,但非常精致。

上书东甲门,背书上甲。

“这比秦泰的好。”陆甲挂上脖子,塞进里衣。

接下来就是一把匕首,黑鹿角外壳,无纹刻无字。

抽出来,锃亮,轻吟声悦耳,寒光闪动。

刀背上阳刻“上甲”二字。

阳刻工艺非常少见,至少在这把匕首上,精铁锻造,看不出任何的打磨痕迹,几乎是一体成型。

可伴随着莫名熟悉感的,是陆甲疑惑的目光。

都是他的东西,可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

再看最后一样东西,是一个铁盒子,陆甲盯着这个盒子坐下来。

他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这和他在怀柔城得到一样,一模一样的盒子里面,是一只针管。

针管里面有红色不知名的液体,而红色液体里面是陆甲的记忆。

如果不是在怀柔得到第一支针管的话,陆甲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怀柔城,宗山寺三年的时光中,主持最终还是把东西给了陆甲,剩下的选择就看陆甲自己了。

而陆甲毫不犹豫,在第一时间注射了第一支。

结果就是这东西有非常严重,且无法解释的副作用。

那就是陆甲在注射之后,他的身体发生了变化。

现在的陆甲看上去二十出头的样子,但陆甲心里知道,他是退回到至少十年前了。

虽然获得了一部分记忆,但是这些记忆对于陆甲来说,远远不够。

很多事情,陆甲只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还有一些零散的片段。

终究还是没有形成完整的记忆。

比如说,他知道十年前他曾经无数次来过这艘方舟。

比如他知道下等舱怀柔人,玩的博卡游戏和十年前没有区别。

比如他看见秦泰周子门的令牌的时候,会莫名的觉得俗。

比如他知道,他叫陆甲,根据主持交给他东西,他通过暗线向九十九安点名要了寺景。

这都是他自己给自己留下的东西,还有安排的事情,可是......

可他是谁?为什么会在怀柔城的宗山寺?之前他又是做什么的?

他为什么会失去记忆?

不知道......

煤油灯的光线,随着方舟,摇曳在物资舱中,陆甲呆呆看着铁盒子......

“嘶”寺景捂着自己的脖子,陆甲竟然打他?下手太狠了!

现在他的根本不能转头,他的脖子要断了!

摸索半天,才在麻袋上找到眼镜,还好眼镜没有坏,寺景舒了一口气。

陆甲吸了吸鼻子,把针管从铁盒中拿出来,装进口袋,再把匕首插在后腰。

剩下的油布、铁盒子全部一股脑塞进木盒子,等下出去的时候,扔进海里就完事了。

《九门诡案》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