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绝色相公:枯如一夜春风来》绝色狂妃 虐文 绝色相公:枯如一夜春风来GAY吧

绝色相公:枯如一夜春风来

穿越连载中

火爆新书《绝色相公:枯如一夜春风来》是伊汐嘉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原君,那三人,书中主要讲述了: 枯等这才意识到人家八卦者讲的时候是伤感来着,这话题喷笑似乎是不大对场合,连忙把嘴抿嘴一脸哀伤,枯等觉得其实这样多了大概自个也可以

|更新:2020-06-04 08:02:3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绝色相公:枯如一夜春风来》是伊汐嘉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原君,那三人,书中主要讲述了: 枯等这才意识到人家八卦者讲的时候是伤感来着,这话题喷笑似乎是不大对场合,连忙把嘴抿嘴一脸哀伤,枯等觉得其实这样多了大概自个也可以

《绝色相公:枯如一夜春风来》免费试读

枯等这才意识到人家八卦者讲的时候是伤感来着,这话题喷笑似乎是不大对场合,连忙把嘴抿嘴一脸哀伤,枯等觉得其实这样多了大概自个也可以去拿个奖什么的,“唉,故原君,说起来也是个可怜人。”

“这三公主,当初也还不是看到故原君的美貌,说起来,以前故原君还是林将军的时候。”

“嘘,你想让这巡城的兵士抓你坐牢去?这可是禁忌,莫要再提。”黑脸汉子大咧咧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络腮汉子一下打断,小心翼翼的样子颇有感染力,那原本说话的黑脸汉子果然不再多言。

枯等却是很失望,怎么刚准备仔细听,就没了呢?听起来,好像有些事儿还真是自个不知道的,来不及细想,只听那瘦弱汉子兀自感慨起来,“也不知故原君可有后悔,这三公主在家中,定也是悍妻,小哥你说呢。”

自己喃喃还不够,看这意思还要逼着别人认同,枯等干涩的笑了两声,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自个再不好,估计好没落到悍妻的名头上吧,只是见另外两人也是跟着望过来,不答也不是没办法,只好点了头,“几位大哥言之有理,其实最可怜莫过于那ji子,说来,定也是个苦孩子出身,不得已走上这条路。”

让枯等违心的去说林故好话,她做不到,说自个儿坏话,又觉得别扭,毕竟她如今是赵暮尘,不得已只好折中,反正陶伽蓝,似乎说了他确实挺苦出身的,不算不答,也不算达的不好不是。

“其实咱南越三位公主,最命苦莫过于长公主了,唉,如今一人居于宫外,除了陛下倒真是一个亲人都没有了。”络腮汉子似乎对天家这几位公主特别有兴趣,八完了赵暮尘,又开始感慨起老大来。

另外两人也是连连附和,看起来,以前应该就是知道了的,想来大公主那点儿事,也不是什么秘密,估计南越国有点心的,也都知道。

“几位大哥,可有对那四公主了解的?不妨也说一说,四公主是个怎样的人。”枯等觉得听这几人聊八卦其实挺有意思的,绘声绘色的带入个人情感,枯等是本着当故事听得,但是既然两位已经说到,不得不提提另外这位,也是和赵暮尘总说话带刺儿的一位。

“说起这四公主啊。”

“公主。”

络腮大汉看枯等一脸好奇模样,也颇有成就感打算继续开说,可这时突然出现的声音,无疑很不和谐的打断这里的良好氛围,“公主,您怎么跑这儿来了,奴婢可吓死了。”

这喊着的人,自是从菀衣阁出来遍寻枯等不见的锦桃。

“公公。”络腮大汉听见来人的喊话,瞬间没有了方才淡定聊八卦的样子,哆嗦着从凳子上还未站起,结果直接一腿跪倒了地上,“公主饶命,草民。”

“哎,你们这是干什么?我又没说怪你们。”那大汉以跪,其余二人也是不由自主的跪下,枯等见此不禁有些急了,连忙开口解释着自己没打算追究他们什么。

“谢公主宽仁。”“谢公主。”

络腮大汉和那黑脸大汉,最先反应过来道了谢,不过只是这话未完便起身一溜烟而去,瘦弱汉子还似乎有些茫然未曾反应过来,黑脸大汉还算仗义跑了两步又回来拉起还跪着的瘦弱汉子,枯等来不及多说什么,那三人已然跑远,似是生怕枯等反悔似的。

“公主,那三人。”锦桃看出这里的不对,小心的开口怕触及到不该问的。只见枯等只是叹了口气,望着远去的几人彻底不见,无奈垂头这才回了锦桃,“没事,让他们走吧。”

说起来,是该责备锦桃些什么的,毕竟是她贸然喊出话让那三人吓着,可有了前车之鉴枯等不打算这样做,这是她第一次感觉到这身子的身份所带来的是什么,原本一直以为跟人家做一块儿谈天说地可能真的能像朋友,所以那三人的八卦也是抱着好玩儿的心态去听,谁料结果一听到公主二字,居然就吓得直接跪倒。

果然是封建阶级制度,造就这世上人与人之间最大的不公,枯等想,对身边的人好一点,已经是必要。

“都跟那老板说好了。”枯等站起身,没打算再待下去的意思,本就是为了等锦桃坐在这儿,有了那三人的插曲,也没有再逛下去的心思,“给钱,回家。”

说完,便头也不回除了凉棚。

凉棚最角落的桌子旁,坐着两个年轻男子,一身平民土青色长袍的青年,目光始终盯着两个人离去的方向,直到不见,这才收回视线。

“公子,那女子。”

“走吧。”说话打断那青年的,是另一位背对方才那些桌子坐着的男子,玉冠束发,一身白色长衫,虽没有明显纹饰搭配,却看得出那料子也属上乘,青年不疾不徐的放下手中茶杯,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拐过街口重新回到闹市的枯等,总算因为人流的吵闹心情稍许缓和了一些,可是胸口闷闷总觉得憋着股劲儿,其实有时候枯等真的觉得自己很有阿Q精神,已经努力的安慰自己不把丢弃当放弃,想成老天的恩赐,可是怎么着,也还是想不通这恩赐。

太难以接受了,难道真的要不停告诉自己,‘枯等,没让你成个扫地丫鬟,沿街乞子已经很好了,起码你现在没受压迫不是’,可是到底,枯等觉得自个,也不想成为那个压迫别人的人。

“公主那儿。”埋头正沉浸在自我开解的大道上,身旁锦桃的声音再度传来,不以为意的抬头正想说还是告诉她别叫自个公主了,可视线就被她惊恐所指的地方转移,枯等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本就玲珑大眼,瞪得更开。

一个仿冒小饰品摊前,一身劳动工作平民服的男人,他的手,正探向驻足在摊前专心挑着发簪的女子腰间,枯等这火气噌的就上来了,眯起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名汉子,让自个碰见他偷钱也就罢了,还恰好选在自个儿心情不好的时候,嘿嘿嘿

“公主,你要干什么。”锦桃看出自家主子不对,见她竟是提起步子朝那偷钱的汉子走去,连忙低声喊叫,却也许因为那汉子的壮实让她觉得有些可怖,焦急的在原地跺脚却不敢跟着走上近前。

枯等一阵风的大步走过去,眼中依旧是那种探到老鼠时的光芒,眼看着那男人居然得手,枯等更加快几步上前,一把拍向兀自喜悦准备转身的汉子肩上,“老哥儿,这钱赚的舒坦哈。”

那汉子见有人来,连忙把手中钱袋塞进怀里,迈开步子就准备往反方向走,可是哪那么容易,枯等死死的抓着这汉子衣服,不肯放开。

“你这人谁啊?我不认识你。”那大汉佯怒的伸手就要打掉枯等抓在他肩膀的手,可才过去,扑了个空,只见枯等已经迅速的换到另一边抓着,没让他碰着。

许是这里的争吵终于引起那摊前的女子注意,又许是这两人离的她太近,让她不适,那女子竟是放下挑选的簪子厌烦的起身就要走,枯等见此不免有些窝火,这小妮子防范意识太不强了吧,钱被偷了还没发现呢!

“喂,你就没发现你少什么东西吗。”枯等见那小女子眼看就走远了,大声喊着制止她继续离开,说完歪着头看向身旁的贼子,轻笑道,“不认识我,就认识钱吗。”

“啊,我的钱袋没了。”一声尖叫,这时候反应迟钝的女子才意识到钱袋被偷,望着这边被拽着的大汉,却又只是站在那儿没勇气走过来,脸上却是着急,不一会儿,竟是急哭了。

枯等无语的望着远方那女子,看起来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胆子成这样儿,这都被自个儿抓住了还不上前拿东西,枯等顿时觉得小时候不把自己当女人看是对的,做到那种遇事哭啼的程度,还真不是自个干的出的,当然,伪装的就不算了,这一比较,果然还是自个好一点儿。

这边的动静已经渐渐的被路过的人围观,却也没什么人上前说什么,有的是还不了解情况,有的确实是抱着看戏的态度,那汉子也不傻,看见人多起来失主又吓得哭了,趁枯等不备一下挣脱她的手,噌的拨开人群往前跑去。

“哎。”枯等很是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眼还在那儿啜泣的女子,几秒思量迈开步子就撵了上去,本就抓着又给跑了,这不是自打脸面嘛,起码枯等心上过不去,自然要给他重新逮回来。

看热闹的人群见两人都冲了出去,纷纷扭头张望,这其中更是夹杂着不少已经看明白情况的人士,却还是没人像枯等一样正义感的往前。

“公子,帮吗。”土青色袍的青年,弯腰问向身旁的白衣男子,那男子手中折扇朝前一指,意思不言自喻。

“等等。”就在青年领命准备起步朝那事故方向走时,男子却是将折扇横向挡在青年面前,目光直直望向前方,转而,复又勾起一抹笑颜。

青年不解,看了一眼身边男子转而望向跑出去的两人方向,这一看,也是一怔。

也许那汉子真的是做贼心虚,跑的是快可是不看脚下,居然是被脚下一苹果核绊倒,直接摔倒;枯等本就反应的快跟得紧,这一摔更是让两人距离缩短,眼明手快一个上手复又抓他,这次汉子倒是聪明了些知道闪躲且还知道还手,一时间,竟是纠缠在了一起。

也许呢,民乐艺术除了画画,枯等都不精通,不过这跆拳道还是学过几招,对付功夫好的可能属于小儿科,可一个小贼还是偷的那种无疑是绰绰有余,所以当锦桃因为担心着急跑上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枯等用腿压着汉子后背,反手

《绝色相公:枯如一夜春风来》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