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卿非木兰》蓝战非木兰的 BL 卿非木兰下克上

卿非木兰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卿非木兰》的小说,是作者华丽九尾喵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医馆中到处都是受伤的病患,爹爹被医生抬进内堂,里面留下我二娘和仅仅五岁的弟弟。而在我们进来的时候已经发现我的表姐漪澜也在其中,血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26 00:12: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卿非木兰》的小说,是作者华丽九尾喵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医馆中到处都是受伤的病患,爹爹被医生抬进内堂,里面留下我二娘和仅仅五岁的弟弟。而在我们进来的时候已经发现我的表姐漪澜也在其中,血

《卿非木兰》免费试读

医馆中到处都是受伤的病患,爹爹被医生抬进内堂,里面留下我二娘和仅仅五岁的弟弟。而在我们进来的时候已经发现我的表姐漪澜也在其中,血流了很多,脸色已经发白了。我顾不得表姐,只是让方彬去照顾她

。我心里有愧,我也算是抢了她的丈夫。虽然是淡淡的喜欢,可是方彬爱的是我。姐姐现在身负重伤,我实在不知道怎么面对她,加上爹爹的伤势,匆匆推给了方彬。

爹爹的伤加上漪澜姐的生命垂危我已经完全乱了……

房子里乱糟糟的,我则静静守在爹爹身边,爹爹的伤口一直在流血,我和年幼的弟弟趴在床边,二娘的眼泪从知道爹爹负伤开始就没有停。

“夫人,老爷的伤比较危险但极其幸运。伤口在肾脏旁边,只要再差一点点就会引发大出血。但是伤口较大,出血还是比较多。”医生满脸的忧虑。

“大伯!我爹爹会有生命危险吗?”我抓住医生的衣角,真的好担心。“大小姐,别太紧张,伤口大有恶化的危险,但好生照料问题不大。只是……”医生面有难色,我心里刚刚放下的那根筋又绷起来了。

“只是什么?”这次是二娘冲上来了。“夫人,老爷有旧疾在身。这次的伤势看起来不重,可是调养起来却不容易。今后还是不要上战场了。”医生起身告辞。

二娘松了口气,用手拍着胸口,像是在安慰自己说:“没有性命之忧就好了……琳儿!”她唤我,“帮我送医生出门。”我赶忙走上前,招呼,说:“是。大伯这边请。”

我伴着医生出门,到了门厅我忍不住问到:“大伯,我一直想问,林家表姐漪澜的伤势如何了?”医生是刚从林家出来就被我家的家丁叫道这里了。刚才的情势紧急,大家都忙乱套了,都没顾得上问。

“唉!林小姐这次可危险了……”我的心突然揪起来,忙问到:“表姐,表姐她怎样了?大伯你快说啊!你再不说我就急出心肌梗塞了!”我拉着医生的衣袖不自觉的乱晃。

“穆小姐……听老夫说”我的眼泪都快给急出来了,他还这么慢性子。“林小姐现在还在昏迷,她这次失血很大。中间醒来了一次,可是却吐了血。伤口在后心,实在是危险啊!现在……看的就是这孩子的生命力够不够顽强了。”我拉着医生的手木然的停下了。

原来表姐伤的那么重!我真该死,因为彬哥哥的事情还有表姐与爹爹的受伤让我完全失去了平时的冷静。我要去看看我的姐姐!这次的事情也有我的一半责任。“如果我没有中间偷跑出来,也许姐姐就不会这样了……”我攥紧我的手。

我送走了医生,赶忙往表姐家赶。

表姐的屋子里有姨妈照料。“姨妈……”我怯怯的开口,屋子里好安静,好像我高声说话就会把床上昏迷的表姐吵醒似的。“琳儿……”姨妈抬起来,满脸的泪痕。表姐是姨***心头肉,林家的独女。

“琳儿,你来了。漪澜她……只是睡着了。她这么昏着却不知道我们的担心。医生说这要看着孩子的造化了……”她抬起衣角拭泪。

我慢慢走到表姐床前“姨妈,姐姐一定能醒过来。她还没有当最美的新娘呢。”我抓住姐姐的手。姐姐的手白皙纤长,弹得一手好琴。“

姨妈,你很久没休息了,姨丈呢?”

“他还在处理战事的善后,我可怜的漪澜。”我赶忙握住姨***手“姨妈,你去休息吧!我看着姐姐。”看着姨妈疲倦的脸,我也难过。姨妈点点头,说:“也好,我先下去。琳儿,你从下午忙到现在,连衣服都没换,一定也累了。一会下人来,你也回去休息吧。”

“是,姨妈。”我答应着,慢慢将表姐的被子掖好。姨妈起身离开表姐的房间。我则看着姐姐美丽的面容心中好酸。

我坐在姐姐的床边,握住姐姐的手,姐姐苍白的脸上有细密的汗珠,伤口的感染让姐姐很难过。她现在正发着高烧,我们也只能干着急。在前世,这样的发烧只要几粒抗生素就能解决,而在这里……

看着漪澜姐痛苦的晃着头,我忍不住叫她。“漪澜姐,姐,你醒醒啊!我是琳儿。姐……”我擦擦眼泪。是我对不起姐姐

“姐姐,我对不起你,如果我没有离开林府,你就不会伤的这么重了。姐姐……”我真的好自责。

“彬哥哥……彬……”姐姐的声音像是呢喃。我抓住姐姐的手又惊有喜的问:“姐姐!你要找彬哥哥是吗?琳儿马上帮你去找!”我放开漪澜的手,赶紧冲出去。我记得方彬在县令的议事厅里,帮助大家做防御的事宜,现在应该还在!

“姨丈!漪澜姐说话了,她要见彬哥哥!”我一把薅起方彬的手“快走!漪澜姐在叫你!”说完就使劲把他往外拽。“琳儿,慢点。”一屋子的人听到这句话连忙向林漪澜的房间赶去。

方彬跟我来到了漪澜的房间,床上的伤患还在迷迷糊糊的叫着方彬的名字。我们两个冲到床前。“漪澜姐!姐!”我叫她。漪澜姐的眉头皱着,好像很痛苦。

旁边的医生有些心痛的摇摇头,我心里一片沉痛。他走出了屋子,姨丈姨妈跟了上去,医生叹了口气说:“林小姐的伤很重,能不能养好实在是难说。她的心脉受伤,不要让她受什么沉重的刺激,保持心情的平和是最重要的。”

“漪澜!是我……”方彬坐在姐姐的床边。我的眼泪不停的流,方彬看着我和昏迷的姐姐看他的神情也难过的要死。

“漪澜,快醒过来吧!我和琳儿都好担心。”“是啊!漪澜姐!你和彬哥哥就要成亲了,还没有成为我们虞城最美的新娘,你怎么可以这样一直躺在这?姐姐……”

我的姐姐,说出你和彬哥哥的婚事的是时候好像有好多的刀在剜我的心一样!“琳儿!”方彬突然出声呵住我接下来的话。

“彬哥哥……”我回头,看到了方彬。他因为战事,现在的他头发有些乱,身上还有一些血迹。但是即使这样却也掩盖不住他英武的气质。

“琳儿……你知道的,我不会和漪澜结婚的,我……”我赶忙阻止他说下去,“别!彬哥哥!别说下去!”我伸出手捂住方彬的嘴,制止他继续往下说。现在我们是在我的姐姐面前。虽然我喜欢他,可是我不想姐姐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面对这样的问题!

我拽着彬哥哥,将他拉离床边。

《卿非木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