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魔兽之灰烬使者》拿灰烬使者的小说 LOLI控 魔兽之灰烬使者虐文

魔兽之灰烬使者

游戏连载中

主角是乌纳斯,纳斯的小说《魔兽之灰烬使者》此文是盐分不足原创的游戏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正午炽热的阳光洒在乌纳斯身上,也驱散不了他心中的恶寒,初次被一个男人摸遍全身(虽说也没被女人摸过),那种嫌恶感久久挥之不去。 高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18 12:04:0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乌纳斯,纳斯的小说《魔兽之灰烬使者》此文是盐分不足原创的游戏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正午炽热的阳光洒在乌纳斯身上,也驱散不了他心中的恶寒,初次被一个男人摸遍全身(虽说也没被女人摸过),那种嫌恶感久久挥之不去。 高

《魔兽之灰烬使者》免费试读

正午炽热的阳光洒在乌纳斯身上,也驱散不了他心中的恶寒,初次被一个男人摸遍全身(虽说也没被女人摸过),那种嫌恶感久久挥之不去。

高登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来果然是个基佬。

“那个杜兰德是什么来路?简直太嚣张了。”乌纳斯装作很生气的问道。

“只是个普通的白银之手圣骑士,像这样的家伙还有不少,你要有心理准备。”高登平静的说道。

“还有不少?大哥你是有多招人厌啊!”

“自从我失去使用圣光的能力后,已经被白银之手骑士团除名,在一些人眼中,我是个堕落的的圣骑士,是对圣骑士这个神圣职业的侮辱,”高登说着说着黯淡的眼神渐渐变亮,“但我会证明给他们看的,我的信仰也许动摇过,但它从没有改变,伟大的圣光派你来给了我一次新生,我一定会回报圣光给我的恩赐……”

这些神棍言论乌纳斯是一句也听不下去,忙打断他:“那个杜兰德怎么穿着蓝色的战袍,他没有加入北枫军团?”

“双头鹰战袍是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制服,”高登顿了顿,“现在的远山修道院由白银之手和北枫军团联合管制,白银之手的大人们将手下的圣骑士安插进北枫军团的各个队伍,以增强军队的战斗力。”

这么说乌纳斯也明白了,圣骑士确实是buff机器,各种祝福、光环、治疗、辅助法术都能增强团队的战斗力,在游戏里打团队副本也总得带上几个圣骑士。

前路一个急转,出了这个山口,前方突然变得开阔起来,东一块西一块的田地出现在眼前,山间比较平整的土地都被开垦出来,种植了一些玉米、小麦之类的农作物。

两人的到来惊动了在田间劳作的农夫,他们直起腰身用力的朝两人挥手,高登也挥手致意。

一个半大的男孩子似乎认识高登,他举起一个发青的玉米棒子扔了过来,大喊道:“高登大人,请你吃棒子!”

“还没熟呢,混小子!”高登一把接住,笑骂着回扔了过去,正砸中那小子的脑袋,那小子“哎哟”一声痛叫,引起农夫们的一片哄笑声。

与外面的险恶环境相比,这里真是世外桃源啊。

“大家的心情都很不错啊。”乌纳斯感叹道,他还以为这里应该是一片愁云惨淡的难民营呢。

“收成似乎不错,”高登向农夫们挥手再见,“而且自从大领主亚历山大-莫格莱尼带着那把剑从矮人王国归来后,我们打了不少胜仗,提瑞斯法北部的天灾军团残余基本被消灭,只剩下恐惧魔王贝瑟瑞斯那颗毒瘤。”

“难道是‘灰烬使者’吗?!”乌纳斯大感兴趣。

“你也知道‘灰烬使者’?我还以为你失忆之后什么也不知道了呢。”高登揶揄道。

魔兽玩家很少有不知道“灰烬使者”的大名的,“灰烬使者”不仅仅是一把剑的名字,也是这把剑的持有者的称号,大领主亚历山大-莫格莱尼就是第一代“灰烬使者”。

而第二代“灰烬使者”——大领主提里奥-弗丁就是拿着这把大砍刀样的武器击碎霜之哀伤,打败了巫妖王阿尔萨斯。

传说这把剑上燃烧着永不熄灭的圣光之焰,所有被它斩杀的亡灵生物都会被焚为灰烬。

这把神器是圣骑士这个职业的的最高追求啊,乌纳斯两眼闪闪发光:“灰烬使者也在修道院中吗?”

“这个可不一定,我外出已有些时日,‘灰烬使者’是我军的最高战力,不会在修道院中闲置太久。”

乌纳斯突然想快点到达修道院,看看那把传说中的圣剑,对身份问题的担忧也被他抛到一边了。

大教堂哥特式的尖顶已经出现在视野中,二人快马加鞭,终于抵达修道院的大门。

这座修道院已经被改造成了一座军事堡垒,一道游戏里没有的、四五米高的城墙将修道院围起来,一队红衣的北枫军团士兵在大门口警戒。

两人上前通报了姓名,随队的牧师又是一番例行的法术检查,不过这回乌纳斯被拦下了,领头的小队长客气的对两人说道:“任何新来的人都要被隔离至少三天,请这位乌纳斯大人先到耳语花园暂住。”

乌纳斯看向高登,高登对他点点头,小队长带着两人绕墙向右边的一块高地走去。

走了一小段路再上几个阶梯,就到了耳语花园,花园中早已没有了鲜花,只有几个光秃秃的花坛突兀的立在一排排帐篷之间。

在这里驻扎的人似乎并不多,大部分地方都很安静,小队长随意找了个就近的帐篷将他安置下来。

等小队长走远,高登低声对乌纳斯说道:“你先在这里休息,会有人来问你些问题,给你检查身体,你照他们的指令做便是,只要你没有感染瘟疫,也不是Jian细,这里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汇报完军情再过来找你。”

“好的,你去吧。”乌纳斯故作轻松的说,既来之,则安之,这时候只能靠随机应变。

高登点点头,匆匆离开了。

穿越之后首次独处,乌纳斯也不知道要干什么,一时间百无聊赖,肚子却饿的咕咕叫,大中午了早饭还没吃,他现在无限后悔把两只野兔子还给那个死胖子派瑞恩。

他捂着肚子走出帐篷,大声向四周喊道:“喂!有管饭的吗?”

一连喊了几声都没有回应,四周的帐篷中偶尔传来几声窃窃私语,但没有人出来理会他。

“真是无聊。”他喃喃自语的走回自己的帐篷,坐下来闭目养神起来。

不一会就有脚步声接近,乌纳斯睁开眼睛,两个人掀开门帘直接走进来,小小的帐篷瞬间被三个人挤满。

一个看起来慈眉善目的中年人低头对他说道:“阁下好,我是医务官汉尼,奉命前来为阁下检查身体。”

“为什么要检查我的身体,我健康得很。”乌纳斯十分抗拒。

“这个您可说了不算,”汉尼医生十分客气,“阁下放心,这只是例行检查,所有新加入的人都要经过的一道程序。”

这时站在医生身旁的年轻人也开口了:“阁下好,我是户口档案官莱克,关于您的身份问题有几张表格需要阁下填写,这同样是所有新加入的人都要经过的一道程序。”

两人大概见他身上精美的盔甲和帐篷外拴着的壮马,以为他是个什么贵族人物,态度都非常不错。

乌纳斯摆摆手,对档案官道:“也不用填什么表格了,我失忆了,关于我的身份只记得我的名字是乌纳斯-劳乌加德,职业是圣骑士,除此之外什么也不知道了。”

“圣光在上,原来阁下是一名伟大的圣骑士,那么阁下就不在我的管辖范围内了,恕我告退。”档案官一点也没在意失忆问题,似乎是不敢多问。

“那我归谁管?”乌纳斯忙追问道。

“自然是审判庭了。”档案官微鞠一躬,退出了帐篷。

审判庭?乌纳斯开始不安起来,之前高登已经提醒过他,审判庭似乎很不好对付。

“原来大人失忆了吗,是否在某场战斗中头部受到创伤呢?”汉尼医生来兴趣了,作势要检查乌纳斯的脑袋。

乌纳斯连忙闪开:“并没有受伤,我可能是得了急性短暂性记忆障碍,时灵时不灵的。”

“这是什么稀奇的病症?”医生更感兴趣了。

“这个你管不了,继续你的工作吧。”

“那就劳烦大人脱下盔甲吧,我要进行全身检查。”

这个就有点难倒乌纳斯,这幅全身甲还是哈尔帮他穿上的,接合的十分严密,他也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不过反正是借来的东西,他开始使用蛮力强行拆甲,“嘣嘣嘣”七零八落的铆钉、甲片掉落下来,嘿嘿,就让那个死胖子派瑞恩心疼去吧。

汉尼医生看的目瞪口呆,这种全覆式盔甲价格一般都很昂贵,没有人会这样对待自己的保命装备,看他一边拆一边嘿嘿傻笑,不是精神有问题就是人傻钱多。

“请您躺下来。”虽然心里看不上这个傻瓜,但医生表面上却越发的恭敬了。

乌纳斯依言躺在地上,汉尼医生迅速检查完他的眼耳口鼻以及全身的皮肤肌肉骨骼,还从他手指头上取走几滴鲜血,最后行了个礼就匆匆离开了。

与上一次被搜身不同,汉尼医生的手法十分巧妙,感觉就像做了一场大宝剑,浑身舒坦的不行。

乌纳斯躺在地上不想起来,就在他半梦半醒快要睡着之间,又有脚步声接近,哗啦一声门帘被用力掀开,一阵香风随即而至。

乌纳斯忙睁开眼睛,首先入目的是一双红色的长筒皮靴,再向上看,一对白花花的大腿差点刺瞎了他的眼睛,这对浑圆晶莹的白大腿简直把帐篷给照亮了。

这腿我可以玩一辈子!

乌纳斯的鼻血差点喷出来,从他的视角隐约可以看见裙摆中的小裤裤。

“这样盯着一位女士的胯下,真是亵渎!”愤怒的女声从上方传来。

“大白腿”宁愿冒着内裤被看见的风险也没有后退,因为在她心中,后退意味着示弱,所以她一步不退。

乌纳斯老脸一红,讪讪的爬起来,打量着眼前的美人。

这个女人不得不说真是个尤物,紧束的牧师袍凸显出她胸前的伟大曲线,下半身的布料被剪裁成类似高叉泳装的风格,露出大片的雪白肌肤,越发显得双腿修长,金色花纹的裙摆稍稍遮挡住她双腿间的秘密地带。

最耀眼的当属那头披肩的银发,让她整个人散发着银色的光晕,唯一有点煞风景的是,她此刻精致的小脸上表情严肃,湛蓝色的大眼睛正愤怒的盯着乌纳斯。

“美女,找我有事儿?”乌纳斯很想吹个口哨。

“审判庭本日当值检察

《魔兽之灰烬使者》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