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拐点》拐点出现了吗 小说目录 拐点直人

拐点

职场连载中

新书《拐点》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冬闲,主角楚之源,万国权,是一本职场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正如彭怀山所预计的,占地五百八十六亩,注册资金达六个亿,包括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师资培训、社会特长培训在内的,多种教育模式

|更新:2020-03-15 16:02: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拐点》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冬闲,主角楚之源,万国权,是一本职场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正如彭怀山所预计的,占地五百八十六亩,注册资金达六个亿,包括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师资培训、社会特长培训在内的,多种教育模式

《拐点》免费试读

正如彭怀山所预计的,占地五百八十六亩,注册资金达六个亿,包括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师资培训、社会特长培训在内的,多种教育模式并存的拐点教育集团已在一个半月后完成土地招标、规划审批和注册工作。如此之大的一个项目,要是正常途径也许一年半截也难以拿下来,然而彭怀山却只用四十多天轻而易举地办完了一切手续。

奠基定在2005年12月3日,郑新才曾问彭怀山为何不定在12月1日,便于记忆。彭怀山笑着说。“这个可有讲究啊,12月1日这天是一二一,也就是原地踏步踏的意思,一二三预示着步步高。”郑新才这才恍然大悟,感叹生意人就是讲究多。

奠基典礼这天,彭怀远亲自到场,省委、省政府,省教育厅、省国土资源厅,金三角管委会,管委会教育局、国土资源局、规划局,全省各地、州、市(委、政府)及相关部门领导均悉数到场。剪彩的现场气球、拱门、花蓝、横幅、条幅、彩旗遮天闭日,祝贺的鞭炮、礼花搞得整个开发区的天空三四个小时内都是云山雾罩。筹备组包下五星级金三角大酒店,迎来送往盛况空前。

席间,彭怀山领着曾小可、楚之源和郑新才逐桌敬酒,第一桌自然是来到彭怀远坐的那个豪华包厢。欧国华当着彭怀远的面夸赞到:“彭董啊,你可真是有魄力啊,真正的大手笔啊,简直比当年开发区奠基搞得还隆重气派。呵,当年怀远书记还没来省里工作呢。”不解释后面这句还好,这一解释在坐的听起来欧国华就是另有所指了。就像夸人家孩子长得很帅,完了再补上一句这孩子很像他爹。

来到大厅,走马观花一路敬了过去,当来到湖洲市领导坐的这一桌,彭怀山领着大家停留的时间有意拉长了一些,说湖洲市的领导是我们四个人的父母官,于是带着四个人一同敬了酒。然后又说湖洲是他彭怀山的再造之地,第二居乡,所以一定要逐一向每个领导敬上一杯,于是他一个人单独从书记、市长开始轮流敬了过来,最后一杯敬完万国权,他又拉着万国权站起来,要他给每位领导斟上酒,一改刚才的语调,意味深长地说。“国权同志是我兄弟,刚当局长不久,还请在坐的各位领导多多提携关照,说不定哪一天我彭怀山又要挖你们的墙角喔,来来来,国权,我们俩一起敬湖洲市的领导们一杯。”这也算是彭怀山给湖洲市领导们埋下的一个伏笔,大家兴致很高均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湖洲市委书记爽快地答复到。“在这里我代表湖洲市委、市政府表个态,只要是你彭董看中的人才,随时可以调用,你彭董干的可是造福子孙万代的大好事大善事,我们湖洲没有理由不慷慨解囊,无保留地支持。”在彭怀山的带领下餐桌上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大厅里其他餐桌上的嘉宾都惊讶地朝这边张望。这就是彭怀山所要的效果。

第二天上午,楚之源刚在老板椅上坐下来,一身白领装束的王倩便步履从容地走进楚之源的办公室,令楚之源眼睛为之一亮。自从三个月前在大中华初次见面后,王倩和李小兰的身影就时常会出现在楚之源的脑海里,四十五六岁且身体健康,对身边的美女视而不见无动于衷那是假话。

湖洲地界盛产美女,原因就是湖洲是个移民城市,从解放初的几千人小镇发展到今天百万之巨的工业新城,汇集了来自五湖四海的建设者,甚至其中不乏众多的外国友人。王倩的母亲来自苏州,父亲来自哈尔滨。李小兰的父亲来自广州,母亲来自青岛。所以说王倩和李小兰就是这样一种典型的南北杂交品种。尽管第一眼楚之源就把她俩比喻成青、白二蛇,但一谈到血统,楚之源就又感觉像是在选藏獒了,而王倩就像是獒王红利,李小兰更像雪獒公主。前者艳压群芳,有凰的庄重;后者冰清玉洁,有凤的妖娆。獒中有价值几千万的珍品,也有一钱不值的烂货,女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想起女人这个题材,他突然想起曾经收到过万国权的另一条短信:“妖的叫美女,刁的叫才女;呆的叫淑女,傻的叫阳光;凶的叫直爽,蔫的叫温柔;土的叫端庄,洋的叫气质;匪的叫干练,狠的叫冷艳;怪的叫个性,骚的叫味道;少的叫青春靓丽,老的叫丰韵犹存;牛的叫傲雪凌风,弱的叫小鸟依人;闲的叫追求自我,忙的叫巾帼英雄;不像女人的叫超女。”尽管短信有些拼凑,但大至上还是把女人种种姿态和性情展示得淋漓尽致。

楚之源欣赏女人就像品茶一样,自有一番见解,但面对尤物般的王倩,他心里还是明镜似的,知道彭怀山把王倩放在他身边既是对他的一种信任,同时也是对他意志的一种考验,意志够不够坚强那才是真功夫,这对楚之源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他现在迫不及待想知道的是此次奠基典礼的收支情况。

王倩动作优美地打开帐本,自如地推到楚之源面前。“请董事长过目,这是昨天的收支情况。”然后倒背如流地报出帐目内容,并解说其形成原因。“总支出是五十二点八二万元,原计划是八十到一百万元,这其中主要支出是嘉宾的红包占去二十九点六五万元,饭菜酒水占去二十点三六万元,而原计划支出大头的气球、拱门、花蓝、横幅、条幅、鞭炮和礼花基本上没有花什么钱,都是由嘉宾单位提前一周左右就约定好于近两天送来的,自己只花了二点八一万元买了些彩旗和两幅欢迎的条幅。”

“到底是财经学院的高材生,专业基础很扎实嘛。”听完王倩报完这一系列数据及严谨的财务分析,楚之源脱口而出,王倩在楚之源心里的份量也随之增长了不少。

接下来楚之源再看昨天的收入情况,只见收入状况栏里填写着三百九十六万八千元的数字,楚之源不禁倒吸了口冷气,疑惑地抬起头问王倩。“这都是昨天收的礼金?”

“是的,除省委和省政府没送外,全省各地、州、市(委、政府)及相关单位基本上都送了,其中以湖洲市送的最多,有一百五十余万。”

“那湖洲市教育局送了多少?”楚之源急切地问。

王倩从容地答。“湖洲市教育局除送了一个拱门和一对气球外,并没有送钱。”言语中并没有厚此薄彼的意味。

“呵——”楚之源长吁了一口气,他再仔细地看了看帐单,只见湖洲市委和政府各送了五十万,国土和规划各送了二十万。还有一个大头就是管委会送了八十万。其他林林总总五十多桌嘉宾,所送的就从五千到十万不等,合起来便成了这近四百万的礼金。楚之源迅速在报表和单据上签了字,并反复叮嘱王倩。“这个帐目除了两位投资老板,还有他和郑新才以外,谁也不能看,这是商业秘密。”楚之源想说明的是这不仅仅只是商业秘密这么简单,更多的应该还是政治上的秘密。

王倩也说。“这是财务人员的基本操守,谢谢楚董您的提醒。”既礼貌地答复了楚之源的问题又显得不卑不亢,而且在楚之源看来绝对没有狗仗人势的味道,楚之源心里更觉得这女孩不错,还真有点彭怀山的风格。想想也不足奇怪,不是常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

目送王倩走出办公室,楚之源感慨万端,可一时又找不到人诉说,于是他先后拨通了万国权和郑新才的电话,约好六点在堕落街的铁观音秋茶馆见面,完了又给茶馆老板李老打了个电话,订下了颂厅。

楚之源提前五点钟就走出办公室,要司机将他送回高湖别墅家中,然后再开着自己的奥迪前往茶馆。李老同样客套地候在门口,说是万老板和郑老板已到,同样叫小翠送楚老板上楼进颂厅。李老的吆喝声和小翠的引领初来觉得新颖,习惯了到成了一种享受和文化。

走进颂厅万国权正执着紫砂壶往三只杯子里倒茶,一副笨手笨脚的样子,楚之源笑话到:“正邯郸学步呢。”

万国权脑门子上都沁出了汗珠。“你看这又是什么暖杯,又是什么洗茶,完了还要什么闻香、品茗,真是名堂多得很。”他把紫砂壶交给楚之源,然后用手在额头上抹了一把。“还是你来吧,你看我汗都出来了。”

郑新才在一旁窃笑着并不讲话,用手示意楚之源坐到沙发上来。楚之源也不言语,坐定后先端起一杯来抿了一口,然后将三杯全部倒掉,再将壶里所剩的茶水也倒干,这才又重新往壶里注入开水,片刻再将壶里的茶水一次性倒进另一只大杯里,然后才依次倒进三只口杯中。“这才叫细工慢活出精品,你刚才的头道茶可惜泡得太久了,至少泡去了三道茶的茶味,所以不能让茶水总泡在壶中,那样茶味太浓,有伤口感。”

吃罢一道茶,楚之源就说:“今晚我请客,晚餐想吃点什么?”

“楚董事长第一次请客,不会用盒饭打发我们吧,再怎么说这位可是年薪三十万的校长啊,我也成了堂堂一局之长了。”万国权仍装出一副不依不饶样子。

“那你们就随意点吧,本董事长正愁着钱没处花呢。”

“郑校长你看是吃山珍呢还是海味,我们今天非得敲他回竹杠不可。”

“别逗了,之源啊,国权他早就在这点了三份煲仔饭了,给你点的是上次你喜欢吃的衡山脆肚饭。”郑新才开口解围。

“这就是你自作自受

《拐点》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