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凤御凰:第一篡后》凤御凰第一篡后 半壶月 最新章节 凤御凰:第一篡后网盘

凤御凰:第一篡后

古代言情已完结

《凤御凰:第一篡后》为半壶月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不用大惊小怪,我不过是吃坏东西,腹泻罢了!”贺锦年揉了揉肚上,抬眼看看桌上的冬瓜瘦肉粥,兴趣缺缺地道,“杏巧,今儿不能喝你亲手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07 17:03:2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凤御凰:第一篡后》为半壶月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不用大惊小怪,我不过是吃坏东西,腹泻罢了!”贺锦年揉了揉肚上,抬眼看看桌上的冬瓜瘦肉粥,兴趣缺缺地道,“杏巧,今儿不能喝你亲手

《凤御凰:第一篡后》免费试读

“不用大惊小怪,我不过是吃坏东西,腹泻罢了!”贺锦年揉了揉肚上,抬眼看看桌上的冬瓜瘦肉粥,兴趣缺缺地道,“杏巧,今儿不能喝你亲手熬的粥了,我就这半会就拉了四五次,你吩咐宫人给我弄一碗白粥就是了!”今日她虽然与顾城风已做了口头承诺被淘汰出局,可她还有一些事情要做,所以,她得保持清醒状态。

杏巧听了原来是腹泻,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她虽然做了安庆的心腹给贺锦年下毒,但她也是在知道此毒并不伤及人命的情况下才敢答应。她不是傻子,她知道毒杀主子的后果,更清楚一旦事发,她这种小人物最终的命运就是代主子一死。

杏巧看了一眼桌上自已用心熬成的肉粥,里面自然放了慢性毒药。这种毒药其实不算是无色无味,若放在清水里,有些呈出微微的红色,且味道也有些苦涩,所以,每回她著煮粥,都在里面放了红枣和苟杞,让这两种食材完全压住那种药味。

所以,这药断不可能是混进白粥里的。

“是,奴婢马上吩咐丫环去办!”杏巧收回眸光,虚惊一场后,杏巧心生狡幸,心道今晚的药就免了。

贺锦年喝了两碗白粥,又服下止腹泻的小药丸子,刚歇了一会,太子府里的管事便进了后院,声称时辰到了,马车已备好,接大伙一起去城外的皇家闱场比试。

皇家猎闱场位于苍月国都燕京东城外十里的太燕山谷地,太燕山三面环山,山下形成一个天然的谷池,四季树木常青,花草不败,是苍月国皇家的避暑胜地。

而山谷中有一处茂地,草木繁茂,从前朝开始,皇家着工部建一处行猎场,在每年春季时,四周以密网围住,让皇家及贵族子弟狩猎。

贺锦年与二十个竞选者分五辆马车,内务府给他们的坐驾配的是四人坐的。

“看,那是金铃公主殿下,哇,公主骑马好帅呀!”马车外不知道哪个宫女惊叹一声,很快,一阵马蹄声传来,带来一阵风吹动了马车上的帘布,贺锦年刚好坐在窗外,便挑了帘子,果然看到顾铃兰一身火红的猎装骑在一只通体雪白的马上,纵马奔驰,与她齐肩并骑的是星王妃,一身白色的猎装骑在一只汗血宝马上。

乍然看到顾铃兰,贺锦年霎时产生一种神经断裂的痛楚。金铃公主,闺名为顾铃兰,是景王顾城风的异母妹妹。在她前世的记忆中,顾铃兰是不幸的,她先是爱上了男扮女装的自已,以致误了几次好姻缘。

而后,在申钥儿从昏迷中清醒后,她听说顾铃兰已自绝身亡,但具体因为何事,却不得而知。

“我认得这只白马,它是景王殿下的爱马,名唤雪箭。那是一只真真正正的日行千里的宝驹。”坐在她旁边的韦康满脸兴奋地伸出头看着,“我要是有这样的宝驹就好了!”

贺锦年放下帘子,靠在车厢壁上,阖上双眼,陷入了回忆之中。

明黄车驾内,顾城亦听了禁军都统西索月的回报,扬手道:“去吧,看住就行,别让金铃公主跑得太远,让前方的探马的拦一拦。”

西索月苦笑,谁能追上景王的雪箭?好在这条路金铃公主也很熟悉,应不会出大的状况。

林皇后用竹签挑了片红艳艳的桃肉,往皇帝口里一送,笑:“铃兰这孩子也有十六,如今宝嵌都要出嫁了,她这做姑姑的却尚未婚配,依臣妾看,该给她寻一门亲事,少女的青春可耽不得。皇上,俗话说的好,这肥水都不流外人田,这女婿怎么挑也得挑自家的男儿。”她早就意属自家的最小的弟弟,若能与姚家攀上亲戚,又是嫡系的皇亲,那她林家的地位就更不可同日在而语。

一旁的妩妃张晴妩不甘示弱,忙取了白帕为皇帝擦了下嘴角,带着浅笑反驳,“铃兰的性子姐姐又是不知,她的婚事在皇太后在世前就拿了懿旨,没有她自个的同意,谁也别想给她定亲事。”妩妃虽算不上年轻,但也不过二十七年华,而他的兄长都皆有妻妾,子侄最大的不过是十二岁,所以,她是指不上和姚家联姻,但她就是见不得林皇后过得好。

她自觉,她输给林后的不过是她没生出儿子,若论家世,她林家能和她的张家比?

若不是林家失势,缘何她生的嫡长公主顾宝嵌,迟迟没有被封为代表最尊贵的“金”字的赐封?

林家早就在两年前就失了兵权,脱毛的凤凰还不如鸡呢。

所幸的是皇上子嗣虽不少,生出儿子的却不多,所以,这些年林皇后的后位才得以稳坐。

林后脸色冷了下来,可声音依然轻柔婉转,“妩妹妹别忘了,当初铃兰一直意属申苏锦,可本宫听说这申苏锦回了大魏就昏迷不醒,难不成让铃兰就这样等下去,白白浪费了女子大好的青春?这都是春季了,一眨眼铃兰就要十七,哪有一个公主到了十七岁还没出阁?”

张晴妩心中冷鄙,顾铃兰不过是十六,给她硬掰给扯成十七。她见顾城亦阖着眼没有任何表示,有些悻悻地扔了手中的帕子,舒服地往后靠了靠,懒洋洋道,“姐姐的话自然是有理,是该给铃兰寻门亲事,要不这样,臣妾寻个机会,问一问,铃兰自已的意思?除了那申苏锦,是不是还有什么合意的人选?”

“先帝爷和先皇后都仙逝了,这些亲事,向来做皇上这个做兄长的的多添点心,铃兰一个女娃儿皮薄,哪会好意思自已开口要人?”

妩妃不以为然,“总得问铃兰的意思。”

林后心下极不悦,问铃兰的意思?摆明了就是拖着了,谁都知道,铃兰心里一直放不下申苏锦,这半年来,没少闹着要去大魏,是皇上担心眼下的局势,不肯让她涉险。

顾城亦阖目撑在柔软的伏案上,似乎没有去听二人的聊天,唇边慢慢地一抹笑意淡讽。

顾铃兰的婚事,其实就是个风向标,决定着姚家的走向,他和顾城风都知道,所以,这些年默认顾铃兰对申苏锦一片痴心,实则是借此耗着。

《凤御凰:第一篡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