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南歌引》南歌电视剧 激H 南歌引鬼畜

南歌引

古代言情连载中

《南歌引》由网络作家舒野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傅宣,柳柳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听了柳柳的话,那女子微扬头,温婉秀气地淡淡一笑:“我是此届秀女,非大家出身,并无随侍。此处亦是李公公安排我住的。” 官莞一听,睨

阅文集团|更新:2019-07-18 08:04:0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南歌引》由网络作家舒野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傅宣,柳柳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听了柳柳的话,那女子微扬头,温婉秀气地淡淡一笑:“我是此届秀女,非大家出身,并无随侍。此处亦是李公公安排我住的。” 官莞一听,睨

《南歌引》免费试读

听了柳柳的话,那女子微扬头,温婉秀气地淡淡一笑:“我是此届秀女,非大家出身,并无随侍。此处亦是李公公安排我住的。”

官莞一听,睨了柳柳一眼,忙上前道:“这丫头她心直口快,但绝无恶意,还望姑娘别介意她先前那番浑话。我瞧着姑娘相貌秀雅,举止婉约,便是大家出身也未必能养出这么位佳人。你我今同处一处,互相间好好照应才是。”

女子闻言,对眼前的漂亮女子平添了几分好感,听她说话更有种如沐Chun风的感觉,笑道:“这是自然,小女子姓方,单名一个‘柔’字,年十七。”官莞见她这般庄重,亦道:“小女子姓官,单名一个‘莞’字,年十六。”语毕,两人相视而笑。

“我初到上京,瞧着似乎大伙儿都冷漠的很,想着这儿的人都不乐意打交道呢,便也懒得招呼,姑娘倒是第一个主动同我交谈的秀女呢。如若不弃,咱们日后便以姐妹相称吧,姑娘姑娘的叫着也拗口。”方柔提议道。

“我正有此意呢。方姐姐,柳柳泡茶可是一绝,让她沏壶茶,一来向你赔罪,二来庆祝咱姐妹相识可好?”

“哪里需要赔罪呢?柳柳这般天真烂漫,何错之有。倒是姐妹初识共饮一杯却是要的,还真得劳烦柳柳帮我们沏壶茶来。”。

闻言,官莞向低着头内疚的柳柳眨眨眼,仿似在说,别内疚啦,人没怪你。柳柳会意,小跑着沏茶去了。

晚膳后,官莞先送感染了风寒的方柔回去休息。自己则带着柳柳去给方柔寻些药,大选在即,病了肯定误事。顺便也在储秀宫中逛逛,这是进宫来住的第一座宫殿。

“小姐,我看这方姑娘人虽好可命却不很好。你看她出身寒门,又无倾城之姿,再加上身子病弱,怕是很难选上。”

“我却瞧着方姐姐很好,无凌人之气,与她相处很舒心。”官莞真心的说着,又凑到柳柳耳边小声道,“再说,你哪知皇上的喜好,我倒觉得,方姐姐这样的若落选了是皇上的损失。”

“可我还是觉得小姐与方姑娘不要太亲近。若是你们都被选上了,以后肯定会为了皇上而生矛盾,若是没选上,没几日你们就天各一方了,情越深,分别也越难过,柳柳不希望小姐伤心。”

“没想到我们柳柳看事这么通透。”官莞欣慰的笑了笑,“只是,未来的事谁说得清呢?过好现时最重要。况且,我相信,我与方姐姐的缘分不会这么短,情分也只会更深。走,先抓药去。

清晨,官莞大早便起了,为自己选了件简单月白罗裙,青丝稍稍挽起,与方柔一道前往正殿秀检。方柔吃了药后,今日身子好了些,依旧衣着朴素,硬是被官莞拉着画了个淡妆,看着倒也生气了不少。二人到时,已有不少秀女在殿外等候了。

秀检分貌检、身检两轮。貌检由三府太监评定,只需中上姿容便可,到正选时由皇上亲选。身检则较为复杂,先后有病检、伤(疤)检、味检、处检,只有全部合格,方可进入最后的皇帝正选。

秀检又剔去了大半秀女,其中不乏有些个十分貌美的女子被剔下,不知是得罪了什么权贵,也有些个长相很一般的留了下来,不知是因了哪家的权势。秀检中的猫腻大家心照不宣,明哲保身的道理大家都懂,何况那些走暗道的人也承担着风险,这便是代价。留或走谁又怎知是福是祸呢?

官莞与方柔不意外的都留了下来。储秀宫中空出了不少厢房,虽重新分配了住处,官莞与方柔因气味相投,仍住在一处。经过一天繁琐沉闷的秀检,二人累得沾枕就睡。

睡得正酣,忽听一声尖锐长鸣,从睡梦中惊醒。这是集结秀女的钟声,无奈,二人只得起身睡眼惺忪地向正殿走去。

众秀女均不知是为何事,议论纷纷。

乾清宫中,楚天泽正在用膳。只傅宣一人在旁伺候。

言清轻轻走近,附耳对傅宣小声道:“宣姑娘,时辰差不多了!”

一旁楚天泽仍旧慢条斯理的动着筷子,头也未见转,问道:“何事?”

言清吓得慌忙跪下:“奴婢该死,扰了圣上用膳。”

“朕只问何事,你跪着做什么?”楚天泽凛声道。

傅宣使了个眼色让言清先退下,然后转向楚天泽:“回皇上话,奴婢稍后要去储秀宫一趟,吩咐事宜。”顿了一下,又道,“皇上可有什么圣谕要奴婢带到?”

“既不是什么大事,另寻别人去吧,今晚你去漪园一趟。”

“奴婢遵旨。”傅宣平静地答道,心中却不免泛起一丝甜。选秀,他似乎不甚在意?

储秀宫中此时乱作一团。

“李公公,究竟是什么事儿啊,要我们等这么久?”户部尚书徐万丰之女徐玉叶气急道。

“徐小姐,奴才也不知道啊,上头吩咐酉时集中众秀女,说是有事要吩咐。奴才只负责敲钟。”李荣赔笑道。

众人嗤了一声。

“那也不能这样干等啊,这一个时辰都过去了吧!”

“就是,就是。”众秀女应和着。官莞也不免有些疑惑。

正疑惑间,只见数十口箱子被太监依次抬入,最后一个四十来岁的嬷嬷步入殿中,严肃的样子令殿中霎时安静了下来。

“玉嬷嬷,你怎么来了。”那李荣见来人,一惊,忙笑脸相迎,“许多年没见您了。”

那被唤作玉嬷嬷的只回了他一句“受人所托”便没再理他,只听她缓缓向众人道:“各位小姐久等了,今日本是宣姑娘来吩咐三日后的正选事宜,因其另负皇命,故特派我来此。”说着手指向一旁的大箱子:“箱中的秀女服一会儿每人领一套,正选那日必须着统一宫装。这几日你们要好好学习规矩,免圣前失仪。”似想起些什么,又转身对李荣道:“李公公,你可得好生当差。”说完玉嬷嬷便走了。李荣抹了把汗,在后头忙称是。

“那宣姑娘是什么人呐,竟这般摆架子,让我们空等了一个多时辰,等日后我当了主子,看我不灭灭她的威风!”徐玉叶见那玉嬷嬷走远,忍不住嘀咕道。自以为只是小声的说,可身旁的人都听到了。

其他秀女也对那宣姑娘好奇的很,听徐玉叶这么一说,也愤愤地议论。

“那可不是个普通人,就算你成了皇妃也未必奈何的了她。”一直被恭维者环绕的温希玥冷嗤道,仿似在嘲笑某些人的不自量力。

连温希玥这样的身份都忌惮那个宣姑娘?众人面面相觑。

这是官莞第一次听到傅宣的名字,竟有点希望日后能有机会会一会这位神秘女子,能令清高自傲的温希玥说出这番话的女子定不一般。

夜渐沉,傅宣轻轻敲着一座偏殿的门,见许久未有人应门,女子的一对弦月眉微微蹙起,似在担心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终于从门内隐约传来穿衣的悉疏声。又过了一会儿门开了,里边正是那位去储秀宫的嬷嬷。

傅宣见嬷嬷气色还行,悬着的心放松了下来。

“阿宣,怎么这么晚还过来,外边儿寒气重,快进来坐。”说着便把傅宣往里带。

“嬷嬷……”

“又没人,还叫什么嬷嬷。”那嬷嬷嗔道。

傅宣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玉姨,今儿个的事儿麻烦您了,阿宣心里着实过意不去。”

“傻丫头,我这把老骨头能帮你们的也就这点儿小事了,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您身体不好,又远离后宫这么多年,今儿个若不是找不着合适的人,也不会来打扰您的清净。储秀宫那个李荣胆小怕事,对那些可能成为未来主子的秀女们只怕只会奉承,哪敢管束她们。若不请个教他敬畏的人去施加点压力,让他严看秀女,指不定正选那天会出什么乱子。他也是宫里的老人了,知道您的身份,您说的他多少会记着。”

“那李荣看在皇上的面上,总会卖给我几分薄面的,你不用担心。”

“皇上要知道我让您去做这事儿,非狠狠的教训我一顿不可。”傅宣苦笑道。

“你不说,我不说,皇上不会知道的。”玉嬷嬷说着,又朝傅宣暧昧一笑,“再说,皇上他哪舍得责怪你啊!”

傅宣一听顿时羞红了脸:“玉姨,您说什么呢?”

二人闲聊了一会儿,玉嬷嬷看着傅宣欲言又止地模样,知道她想问什么,贴心的先挑明了话:“这届秀女倒是有几个很是出挑,相貌出众、举止娴雅……”见傅宣听后有些强颜欢笑,玉嬷嬷无奈地叹了口气,“能经过层层选拔留下的自然都不会普通,你也不必难过,你与皇上的情分自是她们比不了的。”玉嬷嬷说完,突然咳了起来,傅宣哪里还顾得上伤怀,忙倒了杯水,扶嬷嬷到床边休息,急道:“丫头们呢,怎么也没见来伺候。”

玉嬷嬷忙解释道:“我让她们先睡去了,你可别怪她们,我这也是老毛病了,没什么。天晚了,你也快回去休息吧,明儿一早还得早起伺候皇上呢。”

傅宣自玉嬷嬷处回来,皇帝已睡下。想着玉嬷嬷的话心里有些乱。隔着帘子望着白日里一丝不苟的皇上沉静的睡颜,心里慢慢静下来。

《南歌引》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